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偷听来超色的快感
偷听来超色的快感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我们那里的农村还是很落后的,但肏屄这种事是不分贫富,也不分地域的。无论多落后,无论多穷,只要男女在一起,那肏屄是绝对少不了的,尤其是落后的地方,没有什么娱乐,肏屄反而成了人们最主要的娱乐活动。实际上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农村,肏屄也是农民唯一的娱乐活动。我这么说也许有些夸张,但事实基本如此。

你想在那个年代,没有电视,就是有也没有用,因为我们那里根本就没有电,基本上就是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天一黑就上炕睡觉,漫漫长夜男女睡在一起,别说年轻的啦,就是四十多岁的也会肏屄的,要不睡不着啊。那时的人们物质上已经够苦的啦,也就这点精神的娱乐了。

我们那里管肏屄也叫肏腚,不知为啥叫这名字,反正是祖宗传下来的。

不过这名字还挺有诱惑力啊,后入式的不就是抱着女人的腚在肏屄吗。细想想着还真是个挺有味道的名字呢。

头一次听到肏屄这事也就七八岁吧,年岁久了,记不太清了,对象当然是爹娘啦,那时家里穷,一家人睡在一铺炕上,那是个夏天吧,天挺热,我睡着了不知咋的尿了炕,于是就醒了,于是耳边听到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本来我是和娘在一起睡的,现在却到了炕的一边,我很不明白,四处看了看,黑暗里也看不清楚,只看到一团黑影在动,通过说话声我才知道是爹骑在娘上面,当时也不知道他们在肏屄啊,只觉得两人搂在一起,扭也扭的,来回动弹,又听见娘一个劲的哼唧哼唧。

「啊,嗯呀,他爹,快点肏吧,明天还早起干活来,嗯,啊,啊呀!」「你屄里水真是多啊,肏起来真好受,咋样,俺这大屌肏的你享受吧。」「嗯,嗯,每回肏腚俺都叫你肏的淌一大滩的水,啊,啊,真是要命啊,哦,他爹,来吧,哦,把俺的屄肏烂吧,啊,啊,啊呀来啊,」「他娘,那俺就来猛的啦。」「啊呀,亲娘来,肏死俺啦,啊,啊呀,肏吧,使劲的肏吧,哎呀,啊啊。」这时我听见咕唧咕唧的响起来,娘更是啊啊的叫唤。我吓的一下子哭起来,娘说「他爹,肏完没有,娃醒了。」「再等等,一会就好。」过了一会,娘叫唤几声,开了灯,娘光着腚过来,问我「娃咋哭啦。」一看,笑了,「又尿炕啦。」这时我看到娘那边被子和我的一样,也湿了一大滩,爹光腚躺在一边,睡了。娘小肚子下面长着黑乎乎的毛,好像尿了一样,湿湿的,有不少水呢,当时我真以为娘也尿炕了呢,娘吧我收拾干净后,光腚下炕尿了一泡,又拿纸把腚沟擦干净,因为上面湿漉漉的,像尿了一样。我还想娘咋这么多尿啊,刚尿了,又下去尿。我迷迷糊糊的,娘搂着我睡了。

后来我知道了那是在肏屄,这是从村里的大孩子那里学到的,之后我也就迷恋上了听房。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现在。儿时的那些听房感受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影响了我一生。

到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对肏屄的事很清楚了,这时除了听爹娘肏屄外,还有机会偷听到别人肏屄,我爹兄弟四人,他是老大,我还有三个叔,两个姑,但是就我一个是男孩,算是四家单传,很是受宠。当时有两个叔还没有结婚呢。(后来他们也都只有女儿,没有儿子)后来家里条件好了,我自己住一间房,那年大姑刚结婚,回家来省亲,没地方住,就在我房里安了张床,中间拉了到布帘子,那东西只挡人,却挡不住声音啊。姑父是刚结婚的人,晚上肏屄是少不了的,我知道晚上有好戏听了,所以晚上我早早的假装睡了,好让姑父可以大胆的肏大姑的屄。

这不刚上床不一会就听见大姑小声说「山子还没睡呢,等他睡了,再肏吧。」姑父也不出声,过了不多一会,大姑又小声的说「别抠了啊,都抠出水了啊,难受死了,等会再弄吧。」姑父依旧不出声,我估计他的手指正在大姑屄里抠的开心呢,又过了一会,我就听见大姑轻轻的哼唧起来,看样子姑父是性急啊。大姑不敢出声,用力忍着,说不定口里咬着毛巾呢。声音极小,我仍然听的到她粗重的喘气声,床也在发出轻微的响声,我估计姑父已经趴在大姑身上了,果然过了一会,我听见大姑轻轻的啊了一声,我想是姑父把屌插入了大姑屄里了。然后床开始吱呀的响起来,看来姑父开始肏了,大姑嘴里肯定咬着毛巾,因为除了床吱呀的响,我只听到大姑从鼻子里发出的微弱的哼唧声,但姑父却不管,我听的姑父吮吸大姑奶子的声音,很响,大姑隔一会就会啊的轻叫一声,不知姑父是咋肏的,姑父越肏越猛,床让他撞的啪啪的响起来,大姑也开始小声的叫唤哼唧,屄里也让姑父肏的咕唧咕唧响起来。看来让姑父肏的很爽啊,我在这边听的那也叫一个爽啊。年轻的女人就是不顶肏啊,大姑的呼吸越来越重,她口里因为塞了毛巾,所以呜啦呜啦的叫不清楚,但屄里的响声却掩不住啊,姑父肏的呱唧呱唧的那叫一个响啊,不过刚结婚啊,姑父肏不一会就完了,两人舒坦的大口喘气。

半夜时他们又肏了一次屄,估计以为我早睡熟了,我虽然很困了,但迷迷糊糊的在等他们呢,我早猜到姑父不再肏次屄肯定睡不着的,当我听到姑父叫醒大姑时,我高兴极了。

大姑可能以为我睡了,所以十分的配合姑父,声音也大了。

「快醒醒,憋死我啦,来,半夜了,现在不怕有人听到了吧,这回可要让我好好肏肏你的屄。」「嗯,真是的,弄个屄整天肏也肏不够啊。我先尿泡。」大姑还真骚啊,竟然光着大腚下了床,那晚月光很好,月光下大姑一身白肉,二十多岁的女人就是有水头啊,奶子挺在胸前,一走路上下乱颤,大腚也很圆滚,腿间小腹下面是一撮黑乎乎的屄毛,大姑向我这边扫了一眼,估计是想看我睡了没有,她看到的当然是熟睡的侄子啊,所以很放心的走到外间尿盆上,哗哗的尿起尿来,女人嘛自然尿的久一些,姑父却等不及了,挺着个大屌走了出来,大姑刚尿完了,姑父走过去,没等大姑反应过来,就按着她的大腚挺屌戳人大姑的屄里,大姑啊的叫唤了一声。

「啊,别在这里肏啊,让哥嫂听见,啊,轻点啊,把你急的,啊,哦呀。」「我当然急啦,都憋了一晚上了,走,回屋里肏。」「哎呀,你弄个屌插在俺屄里,咋走啊。快拔出来啊。」「还不一样走,你在前面,走啊。」只见大姑在前面翘着个大腚,在姑父的催促下,慢慢的向前挪,姑父在后面抱着她的大腚,走一步肏一下屄,爽的要命,大姑的大奶子因为她弯着腰,所以来回的晃荡,看来大姑也是浪透了,就走进屋的一会功夫,她屄里就淌了很多水,让姑父肏的呱唧呱唧响起来,到了床边,大姑一下子趴在床上,翘着个大腚任由姑父肏捣,姑父因为黑的缘故,一把拉开了帘子,月光下,我看的那叫一个爽啊,姑父站在床下,此时已让大姑正躺在床上,他分开大姑的双腿,用力的猛肏不止,大姑也不再顾忌,哦啊,嗯噢的浪叫起来。

「啊,啊,啊呀娘来,肏死俺啦,噢,噢,」「怎么样啊,你个骚屄,我的大屌厉害吧,我肏,我肏死你这个骚屄。」姑父这时变得非常凶猛,肏的大姑屄里咕唧呱唧的大响,床也弄的咣叽咣叽的响,大姑像快死了似的,浑身瘫软,有气无力的哼唧。

「啊,啊呀来,真肏死俺啦,娘来,肏死俺啦,哦,哦,哦呀来。」「妈了个屄,我肏,我肏死恁亲娘,我肏烂恁亲娘的屄,我肏啊。」姑父终于在一阵狂肏之后趴在大姑身上不动了,两人像死了一样,我只听到粗重的喘气声。好半天,姑父才起身,大姑依旧一动不动,姑父找了块布把大姑屄上的淫水擦干净,拉上帘子睡了。

第二天我起来后,大姑和姑父还在那里睡呢,后来吃饭时才叫醒她两,爹娘是过来人肯定什么都猜的到,反而是大姑很不好意思,我趁她两洗漱时,跑去床边,一看,哈哈让淫水湿了好大一片,到现在还没干呢。大姑住了几天就走了,这几天我天天听姑父的肏屄声,十分的爽啊。可惜好日子转眼没了。大姑走后,我开始想别的可以偷听的地方,爹娘肏屄我已经听腻了,所以想寻找新的目标,那时的农村的窗户是木头的,可以打开钻出去,我听够了爹娘肏屄之后,就常在夜里出去偷听别人肏屄。于是我成了午夜的幽灵,游荡在各家的窗户下,有时听的到,有时听不到,但时间久了,再少也会积成多了。

就挑几个说说吧,我们村子比较大,所以村里有个小学,周围村里的孩子都在我们村里读书,那时村里的学校住了两个老师,一般都是本地的老师多,上面下来的多是没有关系的,或是得罪了领导的,因为我们这里太穷了,离县城又远,所以来这里教书等于受罪啊,男老师结婚了,有三十多岁,那时我上五年级,觉得他很厉害,因为他什么都会,语文,数学,自然,体育,什么都可以叫,听说他是优秀教师呢,得罪了领导才给弄到这里的,女老师也就是刚二十出头吧,听说因为领导的儿子看上了她,她却不同意。所以给弄到这里了。

我已记不清他们的名字了,只记得男老师姓杨,女老师姓周,杨老师结婚了,老婆住在城里,偶尔会在周末的时候过来住,因为家里还有两个女儿要照顾呢,杨老师身体很棒,每天要跑步的,周老师没结婚但有个对象了,男的长的挺一般,也不常来,周老师人长的挺漂亮,两人住在学校北面的一排房子,两个小房间紧挨在一起,还有看门的大爷住在西头。

我非常留意,他们的房子后面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很适合偷听,一天是周末,杨老师的老婆来了,她有一个月没有来了,我估计晚上会有好戏听的,于是下午先睡了一会,养足了精神,晚上好跑去偷听,晚上我早早的睡了,听爹娘睡下后,我就悄悄的钻出窗户,跑到了学校,两个宿舍紧挨在一起,周老师的房里还亮着灯呢,我见窗帘没有拉严,趴在窗上一看,周老师正在床上看书呢,这边听动静杨老师和老婆在吃饭呢,连窗帘都没有挂,估计是认为后面不会有人来的。

我从窗口一望,两人已经吃完了饭,收拾完后,杨老师说「我已经烧好了水,你先把屄洗洗吧,」「嗯。」他老婆转身上了床,坐在床边脱衣服,杨老师则打来一盆热水,这时他老婆已经脱光了衣服,三十多岁的女人啊,身材很好,奶子圆挺,大腚滚翘。

杨老师端过来水说「来吧,把屄洗干净了,等下好肏。」「我要你给我洗。」女人撒娇的说。

「好,我洗就我洗,好长时间没给洗过屄了,来。」女人走到水盆前面,半翘起那滚圆的大腚,屄门朝向后面,我看的不亦乐乎,她的屄毛不是很多,仅在腿间有那么一小撮。杨老师温柔的撩水洗自己女人的屄,与其说洗屄,不如说是在抠屄,杨老师的手指抠弄的水平还真高,不一会她老婆屄里就出水了,嘴里也哼哼唧唧,大腚扭呀扭的。杨老师一看到时候了,拿毛巾把老婆的屄擦干净后,就抱她上了床,然后自己脱个精光,粗大的屌挺在前面,他刚要上床,他老婆说「把灯关掉吧。」杨老师刚要关灯,又想起了什么。对老婆说「你先尿泡尿吧,别等一会又给肏的尿在床上。」「嗯。」女人应了一声。

杨老师就拿过尿盆放在地上,「我抱着你尿吧。」「嗯」杨老师像抱小孩那样抱起女人,由于女人打张着双腿,所以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的屄,还十分的红嫩,不一会从屄里喷出一股尿柱,哗哗的冲到尿盆里,黄黄的尿柱在灯光下显成了金黄色,十分好看。

「用点力尿啊,把尿都尿出来,别像上次那样尿一半,女人用力的尿着,我清楚的看到她在用力的收缩屄门,想把所有的尿都挤出来吧,过了一会,尿柱没有了,但还有一滴一滴的尿往下滴,最后女人说」俺尿完了,咱们肏屄吧。「「好,肏屄,我早等不及了。」杨老师把女人抱上床,又回身关掉了灯,屋里马上一片漆黑,我细心的听了起来。

「他爹,这次可苦了你啊,有两个月没肏俺的屄了吧,想不想啊。」「咋不想,我天天都想肏你的屄啊,你想不想我啊。」「咋个不想啊,俺整天都想你的大屌呢,想的俺屄里整天水汪汪的,裤衩子常湿透了,恨不得飞到你这里,让你的大屌把俺的小屄肏透,肏烂,啊,啊,想死俺啦,来吧,越猛越好,肏死俺吧,啊,啊,肏烂俺的屄吧,啊,啊。」「真是好屄啊,这么多的水啊,好久没肏了,舒坦,真舒坦啊,」杨老师肏的还真猛啊,估计是憋久了,一上来就狂肏狂捣,床吱呀的大响,他老婆叫的更是夸张,我担心会不会把玻璃震碎,杨老师肏的他老婆屄里那是咕唧呱唧乱响一气啊,这时我想周老师肯定也听的到,于是过去一看,差点笑出来,周老师光个大腚耳朵正贴在墙上听杨老师肏屄呢,一边听一边用手抠弄自己的屄,弄出好多淫水,我还是回来听杨老师肏屄,他越肏越猛,床咣咣的响,屄也呱唧呱唧的响,他老婆像哭一样的叫唤。好一阵子,终于没有了动静,只剩下两人沉重的喘气声。

我又转身来到周老师的窗边,看来她也抠完了屄,正在那里撩水洗屄呢,我又回来,杨老师休息完了在和老婆聊天呢。

「他爹啊,你真是越来越猛啊,俺都有点扛不住啦。」「我肏屄的功夫还行吧,主要是时间久了没肏,所有才这么猛。」「这要是刚破处那会,还不让你肏死啊,平时没屄肏你怎么办啊。」「有什么办法啊,只有干熬着吧。」「要不是有两个孩子,俺早搬来和你一起住了,老天真是不公啊,让咱们这么好的人年轻轻的守活寡。」「唉,慢慢的熬吧,总会有出头那一天的。」「唉,对了,俺看隔壁住了个女老师,这么年轻。你们不会有什么事吧。」「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那种人,放心吧。」「我知道你不会,可让你为了俺受这么多的苦,俺心里难受啊。」「好了,别难过了,我不在意,吃这点苦怕什么啊,来,咱肏屄吧。」「咋?这么快又硬啦,越活越年轻啊,啊,你慢点啊,这么大的屌想戳死俺啊。」床又吱呀吱呀的响起来,这次杨老师肏的很久,足足有半个小时才完事,我看夜深了,就回家睡觉了。后来杨老师还真的和周老师有了事,那当然是肏屄的事啦,要不两人干柴烈火的能有什么事呢。

那年我爹娘去县城有事,让我在二叔家住了几天,那时二叔才三十多岁,几乎天天和二婶肏屄,他家又没有房门,只有门帘,我听的那叫一个爽啊。我和堂妹在西间住,婶和叔在东间,晚上刚睡了一会,我就听见婶说:「瞧你急的,等会再肏啊,山子还没睡呢。先摸摸吧,」「也是,山子不小了,别让他听到,摸摸也好,水出多了肏起屄来也舒坦。」「你个死鬼,轻点抠啊,上次把人家的屄都抠痛了,还没找你算账呢。哎呀,你个死鬼,越叫你轻点你越用力啊,啊,死鬼,你洗手了没有啊,下次再不洗手,不让你的脏手碰俺的屄啊,哦,哦。死鬼。」「好好,等会我好好伺候你。」「啊。啊,死鬼,你就会捉弄人家,啊,啊,轻点啊,啊。」「你真长了个好屄啊,一弄就出水,」「出水还好啊,每次都把被子湿一大滩,」「哈哈,被子湿的越多越好,说明我功夫高啊。你屄里水多肏起来最舒坦啦。」「去你的,弄了个屄整天的肏呀肏的,你也肏不够啊。」「那当然啦,我要年年月月天天肏不停啊。哈哈,水又出这么多啦。」「真不要脸啊,啊,啊,我先去尿尿,要不又被你肏出尿来了。」我听见婶子下了炕,接着是哗哗的尿尿声,真是爽啊啊。过一会听见二婶上了炕。

「啊呀,死鬼你急个啥嘛,啊,这么快就戳进去了,啊,肏死俺啦,啊,慢点,啊,啊。」二叔还真是性急啊,这就肏上了,我见堂妹早睡了,就悄悄下炕,来到婶子门帘外面,只隔了一米多远,听起来真叫爽。咕吱咕吱,咕唧咕唧,呱唧呱唧,婶子屄里响起各种不同的声音。听的我在外面一个劲的打飞机。

「你咋不肏了啊,俺正舒坦着呢。」「你屄里水太多啦,肏起来太滑,我找个毛巾擦擦再肏。」二叔下炕来把婶子的屄水擦干净,两人又肏了好一阵子才完事。

三叔找了个对象,女的是邻村的,长的还行,他们没结婚就先肏了屄。有一回村里放电影,看了一会我就见三叔带着他对象走了,我悄悄跟在后面,两人去了村后的破房子里,我就在外面听,女的说:「还是别在这里肏了,让人看见怎么办啊。」「晚上没人来这里的,放心吧,好长时间没肏你的屄了,想死我了。来吧。」「啊,啊,啊,你轻点舔啊,啊,痒死俺了,啊。」「你等会再戳进来啊,俺怕痛啊。」「没事。你屄里早出了好多水啦,我要肏啦。」女的啊的叫了一声,我估计三叔是把屌戳进女的屄里了,女的开始哼哼唧唧起来,过了一会女的屄里咕唧咕唧的响起来。女的哦哦啊啊的叫唤。两人肏了一阵子就完了,我赶紧走了。

上大学时,我发现不少人在教室里肏屄。于是一个周末的晚上,我来到教学楼了,上了六楼,发现最里面的小教室门关着,就把耳朵贴在门上听,果然有动静,是个女生粗重的喘气声,还有亲嘴的声音,过了一会,我听见女生开始啊呀啊呀的叫唤起来,不知道他们用什么体位肏屄,我听见桌子吱呀的响,还有咕吱咕吱的肏屄声,女生开始大声的叫唤,男的越肏越猛,女生叫唤的越来越夸张。

粗一听还以为在哭呢,男的肏的时间超长,是我听过的最长的,有一个多小时啊,女生哦哟啊哟的叫唤声和咕吱咕吱的肏屄声一直没有停过,到最后女生几乎叫不出来了,像断了气一样。到最后肏完时,我躲在一边,看到一个矮小的男生和一个亭亭玉立的女生出来了,女生几乎走不动路,在男生的搀扶下才下了楼,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我马上进了教室,用手电一照,哈哈,在墙角的地面上有好大一滩淫水,惊人的多,我用手摸了一把,粘糊糊的,我趴下一闻有股尿骚味,我估计女生连尿都给肏出来了,真是强人啊。佩服,佩服!???13701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