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离婚少妇真好操
离婚少妇真好操

丽丽是个离了婚的少妇,只有36岁,白皙丰满,是我们这个楼道里长得最性感的女人,没次看到她,我都很沖动,鸡巴情不自禁地翘得老高,我一直想找机会好好操一下她。

总算机会来了,老婆去省城开会,要去一周,我有一周的时间来找机会。

人算不如天算,机会会这样送到我面前。

那天我下楼,刚好丽丽上楼,正当我们走到一起打招呼时,她一不小心把脚给崴了,一下就坐到了地上。

我赶紧把她扶起来,抱到了我的家。

丽丽说疼,我找出红花油帮她揉脚,就这样揉啊揉啊,丽丽竟然慢慢的哼哈起来:「哦……哦……真舒服……我好久没这幺舒服了……啊……哦……」

我看着丽丽薄薄的连衣裙,那对丰满的奶子呼之欲出,那微闭的双眼,娇嫩性感的双唇,不禁心猿意马,手也不老实起来。

我用手慢慢地靠近丽丽的大腿,用油轻柔地抚摩,这样一点点就靠近了丽丽的三角地带。

丽丽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声音越来越大:「哦……哦……舒服……再上点……再上点……啊……啊……我舒服死了……」

我再不动手,更待何时?我不但手在进攻,嘴巴也不老实起来。

我脱掉了丽丽的上衣,把她的两个大奶子象面粉一样搓揉起来,嘴巴叼了这个奶头再叼那个奶头。虽然丽丽生了一个小孩,但奶子一点也没有变形,还是那幺丰满挺立,富有柔性。

丽丽被我搓揉得越来越兴奋:「啊……啊……我的好哥哥……你把我搓揉得要死了……啊……啊……快舔我的逼逼啊……我的逼逼痒死了……」

我赶紧听命令,迅速用舌头舔了起来。我按照先舔屁眼的办法,围着逼逼周围舔了一个遍。

丽丽的阴道流出了很多的淫水,一直流到了屁眼。我全部把它们吞进了嘴里。

此时丽丽完全变成了一个淫妇,嘴里不停地哼哈,手也握住我的大鸡巴套弄起来。鸡巴在丽丽的手里充满力量,龟头高昂,我赶紧换了一个姿势,把鸡巴一下就插进了丽丽的嘴巴。

丽丽用手爱怜地捧着我的大鸡吧,用舌头细细舔了起来,「滋……滋……」声不绝于耳。

我用舌头不断地舔丽丽的阴道,不断地用舌头卷进阴道,丽丽在我的舌头进攻下,浑身扭动:「啊……啊……好哥哥……用力舔……我的逼逼真是痒死了……啊……啊……舒服啊……啊……啊……」

我看丽丽面色红润,知道她快到高潮了,马上用舌头围着她的阴蒂轻轻地舔了起来,我每舔一下,丽丽就浑身颤抖一下,嘴里「咿呀哼哈」。

我在用舌头舔阴蒂的同时,用食指和中指插进丽丽的阴道,来回抽动,丽丽此时只有「啊……啊……」的声音。然后不断地用嘴吸我的大鸡巴。

就这样我舔了没几分锺,丽丽已经受不了了,高声叫着:「啊……啊……好哥哥……亲哥哥……赶紧来操我呀……我好久没被大鸡巴操了……快来呀……啊……啊……啊……我快受不了……」

我一看差不多,这骚娘们浪劲来了,此时不操更待何时啊?

我用我的大鸡巴,慢慢靠近她的骚逼,在洞口慢慢的打转就是不进去,把丽丽急得大叫:「啊……我的好哥哥……快来呀……我的逼逼真的受不了了……快了操她……快来操她……啊……啊……」

我突然一用力,整根大鸡巴几没入底,丽丽「啊……」的一声大叫,就浑身颤抖起来,然后嘴巴「呜呜……」地叫了起来,整个床都被她的激动抖动起来,就象来了12级的台风。

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骚女人,估计是太久没被男人操了,一操起来就把内心的潜力给激发了。

我采取一浅九深的办法,慢慢抽插逼逼,丽丽两脚把我整个身子夹得死死的,两只手胡乱抓着我的背,嘴里不停地叫着。

「啊……我要……死了……啊……被鸡巴操真是爽啊……啊……啊……」

我这样操了10分锺,丽丽早已经到了两次高潮。

我的鸡巴因为在逼逼呆的时间太久,也有了射精的欲望,于是,我开始大力地抽插起来:「哦……哦……」

「啊……啊……我的好哥哥……你的鸡巴真的好大啊……啊……啊……我的亲哥哥……你的鸡巴真的太厉害了……我的逼逼今天真是过足了瘾啊……啊……啊……」

我抽出鸡巴,命令到:「骚货,给我转过身去,我要象狗一样从后面操你!」

「啊……好啊……我的好哥哥……你今天想怎幺操我的逼逼就怎幺操吧……我今天就是要你操死我啊……啊……啊……」

我从后面开始加速抽插逼逼,我的鸡巴上全是丽丽流出的淫水。我一边操逼逼,一边用双手死命地搓揉丽丽的两个大奶子。

突然,丽丽大声喊了起来:「啊……我要死了……啊……我要飞了……啊……我的好哥哥……快……快……快……我要快……快……用力来操死我吧……用力……用力……」

她也用力地来回往我的鸡巴上顶,正当我要射精的时候,丽丽突然哭了起来:「呜……呜……我……要被你操死了……呜……呜……」只见她浑身抽搐,死命往后顶我的鸡巴,几次差点把我的鸡巴抽出了逼逼。

我感到一股热浪包裹了我的龟头,丽丽终于在我的鸡巴大力抽插下射精了,我浑身一颤,一泻千里,全部精子都射进了丽丽的骚逼里面了!

就这样,丽丽在我家呆了整整三天,我操了她她又要,鸡巴起不来了,她就用嘴巴叼,又咬又吸。

我抽插不动了,她就翻身上来,来回磨擦阴蒂。我们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只知道她离开我家时,我的鸡巴红肿了、麻木了!她的逼逼被我的鸡巴操的都变了颜色,走路都叉开双腿。

自从操了丽丽以后,我才知道,原来离婚少妇的逼是这幺好操,这幺好玩。我要操更多少妇的骚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