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巫师
巫师

“我们有新邻居了。”

斯丹停止了早餐,抬起头来看着他的正在向窗外眺望的妻子温蒂。她大概有六英尺左右高,有着丰满的体态和似乎只有在电影中才能看到的如瀑般金发和水蓝色的眼睛。

在他的眼中,他的妻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看起来是那样的美丽。尤其是现在这幅沐浴在阳光中,穿着瑞典比基尼装的样子。让她显得是那样的美丽妖饶。

这种感觉使斯丹每天都会觉得自己非常幸运,今天也不例外。

“你说什么?”他问。

“看起来我们的新邻居是个黑人。”

“喔,旁边的房子终于卖掉了吗?呵呵,也许像你这样美丽邻居的存在能让它增值两万美元呢。”斯丹和温蒂打趣道,站起来和他的妻子一起站在窗前,“他很魁梧而有钱,也许他是个喜欢换地方的人。”

新邻居肌肉发达,光头。他自己并不干活,另外三个黑人正在把一些箱子从卡车上卸下来。

“你大概是对的。”当那三个工人干完时,她回答道。他们向这个光头鞠躬,然后离开。

斯丹错了。当第二天斯丹在屋外烤架上翻动汉堡时,他遇到了这个高大的黑人。“你好。”斯丹说道。

“你好。”黑人走到篱笆前说道。

“我是斯丹?马司。”斯丹一边同这个他见到过的最高大的男人握手一边自我介绍,同时看着自己那只被黑人的大手吞没的正常尺寸的手掌。

他还是斯丹所见过的肤色最黑的黑人。

“我是莫波?塔那卡,塔那卡医生。”

“塔那卡医生你从哪儿来?”这男人有很重的口音。

“肯尼亚,我是马赛人”

“你怎么回来这个国家呢?”

“我要在大学上一门课,学习一些新的医药技术带回去给我们的人民。”

“只有一门课?”

“没错,你可以把这称作进修,然后我就要回家的。”

这不禁给斯丹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个人在这儿已经买了房子,而仅仅只是住3个月而已。这家伙真是太有钱了。

“进来吃个汉堡吗?”斯丹觉得莫波是个很有趣的聊天对象。

“你有美国热狗吗?”

“当然,我可以往烤架上放一些。”

“大学以来,我从来没有吃过美国热狗。”

“温蒂,从冰箱里给我拿两个热狗。”斯丹向敞开的窗户里喊道。

不久,温蒂打开玻璃移门,用纸盘盛着两个热狗,顺门廊走了出来。莫波注视着这雕像般的金发美人。

“太完美了。”他说道。

“你说什么?”温蒂问道。她穿着一套很吸引人的职业套装,短裙,高跟鞋和夹克。阳光使她的蓝眼睛眼波闪烁。

“你美极了。”

“啊……我想我该谢谢你。”她红着脸说。

斯丹皱起了眉,但很快他耸了下肩,从妻子那里把热狗接了过来。黑人一直盯着温蒂直到她感到不适返回屋里。

“就一个白种女人来说,你妻子太高了。”

“对,她不穿高跟鞋都有六英尺高。”斯丹从烤架上取下食物,“我们进去吧,桌子上有调料,我去弄些喝的来。你要啤酒吗?”

“不,牛奶或者水就好。”

“ok……我想我们还有一些牛奶。”

“那样就足够了。”

温蒂下楼来,她换上了牛仔裤和体恤衫。这套衣服紧紧地裹着她完美丰满的身体,勾勒出动人的曲线,尤其是在臀部和胸部的位置。

“莫波,你的。”斯丹边说边递给他一个杯子。

“你可以叫我塔那卡医生或者殿下。”

斯丹和温蒂都被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吓了一跳。“你是皇族?”温蒂问。

“我兄弟是国王,他管理着很多的地方。”

“你是部族医生?”斯丹问道

“我是部族的萨满祭司,你们称其为巫医。”

“你不是个真正的医生吗?”

“萨满祭司才是真正的医生!当然,我也明白你们的意思,我也有医学博士学位的。温蒂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律师。”

“温蒂很谦虚,她去年从哈佛毕业并且刚刚找到工作,塔那卡医生。”斯丹真想在叫这个傲慢的男人“殿下”之前诅咒他。

“既聪明又漂亮。”

他的注视和评论让温蒂再次感到不舒服,她试图改变话题。“你看起来不是那种我印象中的非洲人。”

“什么意思?”

“皮包骨头,营养不良。”

“我的家庭比普通武士等级要高。”莫波吃完了他的热狗和牛奶,“我要方便一下。”

“洗漱室在楼下,右边。”

莫波起身来到洗漱室,掏出长长的家伙解手。潮湿的女式泳装挂在淋浴器的挂帘上。愚蠢的美国人,这么容易的就提供了给他所需要的东西。这健壮的黑人抄下一条比基尼泳裤,整套比基尼很小,可以展示出温蒂的迷人身材。

他往内裤里面看,然后又开了一遍,最后他看到了一小段卷曲的毛发。金黄色。斯丹的泳装更简单,莫波很快找到一根阴毛,他把这些战利品用纸包起来,塞进口袋。

莫波返回起居室,看到温蒂已经坐到了斯丹身边,并且让她的丈夫温柔的搂着她。

“你身体健康吗?”莫波突然地问。在斯丹刚要回答的时候,黑人补充了一句,“只要温蒂回答。”

“很好,很健康。他很少难受并且按时锻炼。他的家人都长寿。”

“这些是真的吗?”他一边指着她的胸部一边问。

温蒂沉默片刻后,说道,“这与你无关。”

“不,你错了。这将会和我有关的……”

“我想你该走了。”斯丹打断了对话。他实在不喜欢莫波的态度。

“温蒂,你绝对是个天生的高等女人,你应该和一个天生高等的男人在一起。”

斯丹愤怒了:“你是说那是你?”

“是的。”

“你也像所有的黑人一样,有个12英寸长的阴茎并且可以干个几小时?”

“事实上,用你们的英寸来讲,它有13英寸。并且大部分的黑人都和你一样,小得可怜,但是塔那卡皇族的人数百年来在尺寸,头脑以及产生精子的能力上都是高等的。我相信你的妻子是我精子的最佳接收者。她个高,出色,被赐予了一副好身体。”

“滚出我家去。”

塔那卡医生对这种侮辱愤怒异常,也许应该付钱给这个瘦弱的白种男人。“我会付给你一万美金,作为同你妻子的交换。”

“我说过了,滚出去。”

“很好。”莫波转身踱回了他的家。

温蒂在她院子中的小床上像猫一样做了个伸展动作,躺在阳光下感觉很舒服。一滴汗珠沿着她少有遮挡的胸部一直留到腹部的纽扣。塔那卡医生突然出现,她吓得跳了起来考虑是不是要喊叫。

“我一直在看你。”他说。

距离上一次塔那卡医生来他们家作客一星期了,一周中她一直没有见过他,每天早晨豪华轿车来接送他去学校。他几乎是全身赤裸,只系着一条印度豹纹腰带。他的胸膛像健美运动员一样起伏健壮。莫波的皮肤像碳一样黑,由于出汗,在阳光下看闪闪发亮。

“你站在这里多久了?”她问。

“一刻钟,你简直太美了。”比基尼深褐色的,小而紧,把她的胸部紧紧的绷着。

非洲人睁圆了眼睛:“你考虑了我的提议吗?”

“我绝不会欺骗我的丈夫。”温蒂决心说服这个马赛巨人:“我明白你不是本地人,但是即便如此你也不应该来调戏一个已婚的女人。”

“为什么?我在部落可以上任何我想要的女人,她们为我生下了12个孩子。她们的丈夫认为把一个高等男人的孩子当作他们自己的,这是一种荣耀。”

“那就是你不能理解的地方。这里不是肯尼亚。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丈夫马上就会回来。”

“哦?他是那样的不济。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莫波解下缠腰带并放在一边。缠腰带本来束缚着这家伙巨大的男性生殖器,一解开,他的肉棒便一直下坠几乎到膝盖位置。

“这就是会给你的身体带来你丈夫不曾给过的快感的东西。”

“我的上帝。”她喊了起来,看着这像一只黑色大香蕉一样来回摆动的的饱满的黑色怪物。她吃惊地看着这粗大而滚圆的家伙。龟头和睾丸都像个小苹果般大,未勃起时比她丈夫勃起的时候还要粗大。

“你可以吸吮它。”

“滚出去。”

莫波对她的拒绝看上去非常惊讶ˉˉ他觉得她会为他服务的ˉˉ他的肉棒甚至已经勃起了。“记住这根东西。”他说着转身裸体离开,跑到篱笆墙一翻而过。

温蒂站了起来。“如果你再敢来,我会报警的。”她大喊。

太傲慢了,她想,只因为他有个……比他丈夫大很多的肉棒而已。温蒂打了个寒战,她讨厌那些言语,只是因为他有个巨大的阳具,他就认为他有权力对女人做任何事?

温蒂走回屋去,她感觉穿着那么小的比基尼在外面呆着不再舒服了。她在镜子前站住了,发现自己的乳头非常硬且突出。看来刚才的那种情况让她感到兴奋了,真丢人。

这是莫波走到他起居室的布娃娃房间。三个布娃娃浸泡在玻璃杯肮脏的液体里。一个新奥尔良的老年女巫,给了他一些必备的材料,用来调制这种混合物。

这老女巫有强大的能力,她的很多咒语都需要有大麻,莫波觉得像用酒精一样来使用麻醉剂是个缺点。

他从玻璃杯中拿出芭比娃娃,仔细弄乾。乾燥后,他把在娃娃的阴部涂了一点胶水,把温蒂的阴毛粘了上去。他在迪肯娃娃上重复这一过程,最后在一个黑色的迪肯娃娃上用了他自己的阴毛。

莫波想知道这仪式是否有作用。他把芭比娃娃放到了玩具屋的床上,然后用黑色马克笔在迪肯娃娃上画了一根勃起的肉棒,再把迪肯放在芭比娃娃的身上。

莫波脱光衣服,他的皮肤很快和黑夜混为一体。他很快跑到邻居门前翻过篱笆墙。不一会儿他快速攀上一棵可以为他提供绝佳视野的老树以便观察邻居的卧室,这晚很冷,他们的窗户被打破了。

温蒂正在阅读一份文件,但她丈夫的出现却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喔。”

她看向斯丹某处和平常不一样的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斯丹勃起着走了进来,他的肉棒抬得很高,已经指向了腹部的纽扣。

“我不知道。”他答道,“它突然之间就这样了,我不想浪费掉。

“天,这真是太神奇了。”温蒂合上活页夹。他们关上灯,莫波马上听见温蒂轻微的呻吟和她丈夫的叫声。她呻吟了许久之后叫了一声,紧接着斯丹也喊了出来,他射了。

“哦,太棒了。”温蒂说,“嗨!你仍然很硬。”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想我可一直继续下去。”斯丹说道。恩爱缠绵的声音又再一次从窗口传出来。

莫波跳下树跑回家。添湿食指把迪肯娃娃上面画的肉棒擦掉。然后马上返回树上,听到温蒂说:“亲爱的,太棒了,我很久没有这样高潮过了。”

“对不起。”斯丹说:“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之后的几天,莫波没有来打搅夫妻俩,直到周六。他知道斯丹那天要去打高尔夫球,而温蒂那天喜欢日光浴。不幸的是,这个周六是阴天,温蒂的小床上仍然是空的。

莫波脱掉芭比娃娃的衣服,给它穿上比基尼,把娃娃放在玩具屋外面,之后上楼在窗边等候。他像一尊雕像一样静静的站着,直到15分钟后他那位性感的邻居穿着那件小小的比基尼走出来。

莫波咧嘴笑了起来。下楼后,他从皮夹中拿出一块肉桂并且点燃它。莫波很讨厌这种材料,但是那位老巫女在这种材料上面下的诅咒却可以使人失去理智。

他吸满一口烟(并没有吸入),将一口烟都吹进娃娃体内,然后把肉桂熄灭了。

温蒂并不知道她脱自己的比基尼上装时自己在想什么。她总是希望自己全身的皮肤都是古铜色,但是今天阴天,她最好还是呆在屋里干些工作。尽管如此,她还是很想走出去,然后脱掉自己的上半截比基尼。

她不是个暴露狂,她只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面才会穿这件小小的比基尼,另有两套比较适度的留在公众场合穿。她本来并不怕任何人看到她穿这件比基尼,直到塔那卡医生搬到隔壁。

一想起上个礼拜看到的那个黑人的裸体,他的肉棒向上挺立的样子,已经永久保存在她的脑海里。

他的肉棒令人赞美。她从来没有和黑人做过,也没有和她丈夫以外的任何做过。她甚至对这黑人医生感到抱歉,尽管他总是吹嘘他的性能力,但她想应该没有任何女人能禁得住他的妖怪一样的肉棒……除非,他那里的女人构造不同?

她现在已经脱掉了比基尼的上身,那个医生也许已经在家并且在看着她。不过在那件事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他,所以她想冒险裸体一下试试。

在外面裸体的感觉非常好。她曾计划着下一次他们去加勒比海,在那里要裸露上身,平时被比基尼覆盖的白色皮肤和茶色的皮肤可以形成鲜明对比。

温蒂闭眼休息了几分钟,突然睁眼。她沿着自己裸露的上身,看见比基尼的下半身。为什么不把它也脱掉呢?用手解开了短裤侧面的细绳,翘起屁股脱掉短裤,露出了茶色的草丛。

她再次闭上了眼睛,伸展暴露她的身体,想着男人的肉棒,大部分是在想她丈夫的,但是她邻居的肉棒却不止一次的闪现在脑海里。

她的右边乳头变硬,挺高了约3英寸。她看着她的乳头,很硬,有点疼,闪亮的汗水使它看上去非常湿润。

莫波站在窗口,手中拿着裸体的芭比娃娃。他从娃娃的乳头一直舔到阴部。

窗外,温蒂在小床上缓缓扭动着,张开她的腿随即又很快地合上。

她很快起

身,拿着她的比基尼跑进了屋。

他认为她是去手淫了。他回到玩具屋玩耍起芭比和迪肯来,让他们换了个姿势。

他弯曲芭比的腿,把芭比的脸放在迪肯的大腿间,让他们采用69的姿势,扳直芭比的腿使她做在迪肯的胯部,以及让她作出狗一样的姿势,期间时不时他还拿起芭比来舔她的胸部和阴部。最后,他只给芭比穿上比基尼短裤,把她放在玩具屋中。

天黑了,斯丹回到了家,同时黑人趁着夜色很安全地潜入了他们的院子。

温蒂赤裸着上身站在厨房窗前洗碗碟,他丈夫满足地盯着她,脸上带着笑。

莫波拿着两个娃娃回到了家。当他在温蒂家院子的时候,他在迪肯上画了个肉棒,虽然这已经不需要了ˉˉ斯丹的短裤上已经有小小的突起了。莫波把芭比的头按在迪肯娃娃的胯部,然后暗中观察。

温蒂停止了洗碗碟走到了丈夫身边。

“喔,真高兴你在家。”她跪在厨房地板上抚摸着他下身的突起部分。“我整天都非常的兴奋,我真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

温蒂迅速拉开丈夫的拉链,握住他的肉棒,兴奋的看到它和上星期那次一样大,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学会了把这东西放进了嘴里。

“喔,真他妈的。”他惊讶了,“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做。”

温蒂开始来回运动她的头,但这时莫波把娃娃上的肉棒擦掉了。

“怎么了?你不喜欢这样吗?”温蒂把已经瘫软掉的肉棒从嘴里取出来,问道。

“不,感觉非常好。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们上楼吧,看看我是不是能让感觉重新回来。”温蒂拉着他丈夫的手上了楼。

莫波爬上树偷窥,她脱掉衣服,关灯之后把丈夫按在床上。他又在迪肯上画了个肉棒,听到了她愉悦的声音。不久后…

“天,你太厉害了。”温蒂呻吟着,“我要死了!”

笑笑,莫波擦掉了肉棒:“我想你们不需要再来一次了。”

莫波下树回家。他在迪肯上画了个瘫软的肉棒,把他放在了玩具屋的床上。

他一直等到很晚,那两口子应该睡着了为止。他再次拿起芭比舔她的胸部和阴部,之后把她放在了迪肯旁边,把黑迪肯放在了芭比上面。

温蒂突然从梦中惊醒,那个梦迅速地消逝了。她想不起来那个梦的内容,只记得非常刺激火辣。

“亲爱的,回上床来”她甜蜜地叫着正在洗漱室中的斯丹。

斯丹半穿着拳击短裤回到房里ˉˉ他在穿衣之前通常都是赤身露体。“咱们不能再做了,还要去教堂呢。”

温蒂叹气道:“那我们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一会吧。”

温蒂很烦燥,同时又觉得很热,她没法集中精神听取传道。她的乳头很硬,以至于胸罩上都可以凸显出来。她在椅子上扭动着,希望传教能快点结束,从而使她湿润的阴部不至于将她的衣服和座椅弄湿。她非常想跪在丈夫面前再一次为他口交。

他们回到家时,温蒂觉得塔那卡医生家的窗帘在动,似乎他正在看着他们。

直到他们走进卧室,斯丹问她:“嗨,下午的事情还让你兴奋吗?”,她才忘记关于医生的事。

斯丹的短裤已经支起了帐篷,温蒂兴奋地叫着跪下掏出了他勃起的肉棒放进了嘴里。如果在以前,他的肉棒很快就会变成一条软趴趴的肉虫子的。

他巨大坚硬的肉棒在被她含在嘴里,一直插到喉咙,温蒂非常喜欢这种感觉。她抬起头来,但是看到的并不是当时俯视她的斯丹,而是塔那卡医生。她恐惧得屏住了气。

“哦,对不起,其实你不必勉强的。”斯丹摇晃她。

“可能确实有些困难。如果仍然持续这样兴奋,我就要去看医生了。相信我温蒂,不是你去,是我去。”

“我也要道歉。”她站起来说。她没法忘记自己在那黑人前跪着的场面,这感觉伴随了她一整天甚至在梦境中也出现。

梦经常改变,一会儿是她被那黑人从后面肉棒,一会儿是她骑在黑人强大的肉棒上,而从事至终,斯丹都拖着条瘫软的好像失活的肉棒躺在旁边,根本不阻止他们。

她每天晚上都做这些梦。在她的性幻想中,莫波已经完全代替了她丈夫。更糟糕的是,她的乳头经常会兴奋变硬,阴部经常会兴奋导致潮湿。当她看见丈夫的裸体时根本就不会兴奋ˉˉ他的肉棒总是很小很软。

--------------------------------------------------------------------------------一个星期六,莫波把上身赤裸的疤比娃娃放在玩具屋外面的小床上,等着温蒂露面。这时,她轻松地走了出来──并没有穿上半身。他把裸体的黑人迪肯娃娃放在疤比娃娃旁边,对着疤比娃娃喷了一口大麻烟,使她失去理智。

莫波走到隔壁门前。“我可以进来吗?”他喊道。

温蒂吓得跳了起来,忙用双臂遮住胸部。

“我并不认为这很明智。”

“我只是想聊聊,我要为前一次的行为道歉。我只是为你的美丽而吃惊。”

“那很好,但是请先让我穿上衣服。”

“别紧张。马赛的女人从来不遮挡她们的胸部,我们觉得裸体很舒服。我可以进去帮你。”莫波脱下缠腰带扔在她的小床边的草地上。

她一直盯着他的肉棒部看,很快便乐意于向他展示自己的胸部,他很高兴。

“太美了。”他说,“躺在这儿,别担心有眼镜蛇,毒蛇或者狮子。”

“你的家听起来很迷人。”

“是的。”

她看着他的肉棒,饱满,微微勃起。“我可以问你一个医学问题吗?”

“当然可以。”

“你对阳萎了解多少?”

“你丈夫吗?”

她犹豫起来。“是的,他一直都非常奇怪。偶尔他会勃起,但是过后大部分时间却又毫无反应。”她沮丧地哽咽着。

“我来这里之后才发生的吗?”

“我想是的,但是应该怎么办呢?”

“你丈夫被我吓倒了。”

“这很难让人相信。”

“也许我错了,但是我以前曾经看过。当一个无用男碰到一个强男的时候,通常会阳萎。他总会想着他的妻子和这个强男肉棒的事情,而这是他这个弱男不可能做到的。”莫波微笑,突然间亮出他强壮的肉棒,“我以前遇到过这种事情,那女人对我着了迷,她的丈夫却性无能了。”

“我认为不是这个问题。”她讽刺道,但是她一直都梦到医生的事实却让她害怕。

“我冒犯了你。我要走了。”他站了起来,以便她能抬头看到那长长的摇摆的肉棒。

“我想你是应该离开了。”她没法将视线从他的肉棒上离开,并且想像着那东西完全勃起后的样子。

莫波回到了自己家,抓起芭比娃娃和黑人迪肯娃娃走到楼上视野良好的地方。他开始舔芭比娃娃的阴部,看到温蒂从床上跳起来并开始扭动身体。

他停下来

,把黑人娃娃的头部放到芭比娃娃的阴部并观察着。

小床上,温蒂岔开双腿并且摇摆她的头。她盯着他的房子,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希望他能出现。

她的臀部轻微摆动,手指慢慢游向阴部但当她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又突然缩回。她一下子弓起了背张开了嘴,迅速跑回了家中。

莫波微笑了并摸了摸下巴。

整个星期温蒂都幻想着和黑人在一起,晚上也总是梦到他。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拒绝他,幻觉变得越来越大胆,她非常兴奋。这个星期,她甚至没有看到她丈夫有一点点的勃起。

周五晚上她做了个非常强烈的梦,出了一身汗。她嘴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关于那个梦,她只能想起来她为塔那卡口交。斯丹在身边打着呼噜,温蒂只是在盼着明天她出去的时候医生能再过来和她聊天。

莫波从肉棒中用力挤出最后的一点精液,看着被溅脏的芭比娃娃。

自从上一次肉棒之后,他的睾丸已经储存了很多。估计她已经准备为明天准备好了。

第二天,他脱光芭比和迪肯的衣服并把它们一起放在玩具屋外。芭比放在小床上,脸压在黑人娃娃的肉棒部。

蒂全裸着从小床里走出来,这时距黑人穿着缠腰带从后门出来并没有很长时间。他甚至没有招呼她,只是假设她会让他进去。他跳过篱笆,走向她。

“我想我们可以谈多一些。”莫波脱下缠腰带以至于他的肉棒充满诱惑的出现在她脸前。这是她不断幻想着的肉棒,她盯着它,舔着自己的嘴唇。

“我看到你盯着我的肉棒,你想抚摸它吗?”

她除了抚摸还想做很多其它事情,但是她只是点点头,伸出一只手来抚摸肉棒,另一只手托起睾丸。只是抚摸就让她的身体兴奋的颤抖起来。

她随着肉棒越来越大而越来越兴奋。这怪物又膨胀长了几英寸,变得沉重起来,直指向她的嘴,似乎在命令她吸吮它。这东西真的有一英尺长,和她的喉咙一样粗。

“雄伟吗?”他问

“当然。”温蒂完全被这巨大的,黑色的肉棒迷住了,“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东西向它这样。”

“现在你应该明白你丈夫为什么会感到自卑了”

“嗯,我想我明白了。你的肉棒是他的两倍大。”温蒂想把它含进嘴里,但是这需要身为皇室的他的允许。她侧过身来亲吻龟头,抬起头看着他。

“如果你想,你可以用嘴为我的肉棒服务一下。”

温蒂异常兴奋,很快张开嘴将肉棒头部含入,几个星期以来头一次感到满足。她似乎属于这里,赤裸着在他的脚边,吸吮他黑色的权仗。

几周之前,她不会和斯丹这样做,现在她却主动吸着她那傲慢的黑人邻居的13英寸长肉棒。真可耻,斯丹太让人失望了,他应该锻炼成塔那卡医生那样。

温蒂用嘴让龟头润滑。她开始舔它的尖端,用舌头舔遍整个龟头,然后舔整条肉棒。他握住肉棒,挤压她的脸。她舔他们,惊讶它们的巨大。

温蒂从头至尾亲吻了一遍,又把它含入口中。当插到她的喉咙并几乎让她窒息的时候,甚至还没有含到1/4。她放松了一下喉咙,一点点的,含入了1/2。

她开始快速抽动她的头,同时来回揉搓露在嘴外面的部分。尽管她如此卖力,他仍然坚持了很长时间,几乎让她筋疲力尽。

他有了点预感,除了他的肉棒已经比几分钟前更大了之外。他的肉棒看上去好像在她的喉咙里做活塞运动,她感到她的胃部也跟着动了起来。吞下精液的时候有一丝恐惧,她觉得精液是倾灌进了喉咙。尝到流在嘴上的精液,那是她品尝过的最美味的东西。

她扭动着臀部,吞下从嘴边流下的精液。但是他仍然没有停止,从她喉咙抽出时,她拚命揉搓他的肉棒,确保每一滴都能落在她嘴里,突然她极度兴奋的尖叫起来,让最后射出的精液喷在了脸上。

温蒂用另一只手疯狂地摩擦自己的肉棒。射精后,一种罪恶感冲击着她,恐惧中她离开了他那仍然坚硬的肉棒。

“我干了些什么啊?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梦吧我的上帝,斯丹……”

“你太胆小了,但是我能理解。你没法控制你自己,马赛人的肉棒是很难让人抗拒的。我以后不会在你面前裸体了,但是你口交的技巧很棒,只要你愿意,我会继续让你为我服务的。”

温蒂看着他离开,回到家里哭了起来。但是罪恶感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到了周末,她又开始想为那黑人口交了。

--------------------------------------------------------------------------------芭比娃娃做在椅子上,整整一个星期都盯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我想吸更多黑人的肉棒,我要吃更多的精液,我希望我能含下他的整条肉棒,我爱为莫波口交,我丈夫是个没用的男人,他没法用强壮的肉棒来满足我。

莫波直到周一从学校回来才把娃娃移开。他脱光娃娃的衣服让她跪在黑人迪肯娃娃的脚边,对着它们喷了些大麻烟。

他透过窗户看到温蒂下班回来,穿着另一套裙子和夹克。她一边盯着他的家看一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10分钟后他的门铃响了起来,温蒂穿着一件睡袍,一脸烦恼地站在他门前。她看上去精神紧张,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陛…陛下,我想再一次地为你口交。”

“这样好吗?如果你还是会后悔,那么我不想勉强你。”

“我不会再后悔了。我必须要再做一次。我保证我会做得更好。我只有一小时时间,否则斯丹就该回来了。”

“那么来吧。”莫波走向他的床,大开双腿。

“脱掉睡袍,爬过来。”

温蒂脱掉睡袍,她下身赤裸跪了下来并向他爬过去,想到再一次的口交她不仅口水直流。“我能摆弄它吗,陛下?”她爬到他的两腿之间问。

“可以,你还要告诉我你摆弄它的时候想到了什么。”

温蒂摸索到纽扣,解开短裤拉下拉索。“我太想吸吮你的肉棒了,我好怕我再也见不到它。”她的手靠近了肉棒并且把它拉出来,“我爱你的肉棒,陛下。”

“继续下去。”

温蒂开始进攻,在它伸入自己的嘴之前快速的舔它。她今天又能多含入1英寸,喝下了全部的精液。

但是她没有停止,继续用嘴唇用力地吸直到他再次坚硬。温蒂喝下了他第二次射出的精液,同时她想到时间快到了,便松着睡袍跑回了家,任由睡袍在她身后飘动。在斯丹回来之前,她把睡袍藏了起来。莫波从窗户里看到了这一切。

他仍然让芭比娃娃坐在椅子上,看着那张字条。温蒂每天下班后都回过来帮他口交,在回家之前喝下很多的精液。到了周末,她的嘴唇已经可以亲吻到他的阴毛,她已经可以整根含入了。

“你很喜欢把它放在嘴里,那么想像一下,它在你的肉棒里面那时的感觉吧。”周五当她走出门的时候他说。

斯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礼拜他只有冷冻快餐和皮萨可以吃,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并没有吃什么东西却说不饿。

--------------------------------------------------------------------------------晚上,温蒂很狂乱。

“想像一下它在你的身体里面那时的感觉?”

这句话在她脑海里反覆出现。

她翻了个身,梦中她一会儿骑在莫波的肉棒上被他征服,一会儿跪在他面前采用狗交的姿势。梦中出现了她家里的所有房间,厨房的桌子上,沙发上等等,任何地方她都在和莫波做爱。

温蒂在梦中高潮迭起。在黎明的时候她醒了,身体仍然非常兴奋。

她的下身

因为高潮而潮湿,还有一点疼。她梦见莫波把他的肉棒完全插入了她的花径中。

莫波起来后去淋浴。他不断给芭比注视的那张字条上添加新的命令,用以打发时间来等待斯丹的离开,干完之后还给芭比清洁身体。娃娃躺着,双腿向上弯曲,莫波在她的两腿之间部位刺了个洞,看着娃娃进行手淫,让大量精液喷在娃娃上。

他让黑人迪肯娃娃裸体躺在小床上。然后在芭比的腹部画了个黑色小人,把芭比跨在了黑人迪肯身上。

  温蒂裸体走到院子里,她已经不再为她的比基尼装而烦恼了。莫波裸体站在她的小床边。她一直都在幻想着骑在他的肉棒上,他能了解吗?他知道她要与他做爱吗?

“我希望你别介意温蒂,我看到斯丹离开了,觉得应该早点开始。

“不,我不介意。”

“你可以吸吮它了。”

“实际上,我在想你是不是会让我用我的身体来试一下呢?我知道你的肉棒太大了,也许很难尺寸合适,但我想试试。”

“我从来没遇到过我的肉棒不能搞定的女人,虽然在一开始她们都是很紧张的。你既可以和我口交也可以性交。皇族每天可以高潮十几次,如果这让你舒服的话,我们全天都可以做。”

他侃侃而谈好像他已经有过数百个女人,如果不是她因为他的肉棒而异常兴奋的话,她一定会很厌恶这样的人。“它让我非常舒服。”她在他的两腿之间说道。

她吸着他的肉棒,直到肉棒亮闪闪地再次勃起。她勉强把它从口中拿出,她的胃很饿,但是她的肉棒更加饥渴。现在的她根本毫无防备之心。

温蒂看着他的跨部,握住他的肉棒移向自己的阴唇-到现在为止除了她丈夫之外,任何人都不曾碰过的地方。她闭上眼,降低身躯,感觉自己的阴唇被巨大的龟头顶开,不断的顶开,撑得比以前都要大。当她以为马上就要被撕裂时,龟头一下子插了进去。

温蒂在床上保持蹲姿,慢慢地适应他。她看着莫波微笑的脸,然后趴在他强健的胸膛上。她通过的双峰能看到他肉棒的根部。留出的液体润湿了他的胯部和肉棒,从而使它能更轻易的进入她。她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能这么湿。

她坐在他

的肉棒上旋转着自己的臀部,使自己的身体又坐低了一些。

插进5英寸之后,她就感到已经完全被填满了,这肉棒要比他丈夫那已经完全勃起,都是长皮的肉棒要粗得多。

她的花径紧紧的吸着他的肉棒,一阵一阵的痉挛让她变得更加湿润。进入一半的时候,她呼吸粗重了起来,龟头在她体内很深的,以前从未有东西到达过的区域挑逗着。这感觉非常好,真的很好。

温蒂想要精液,她开始盘起腿来,在他的肉棒上上下抽动,比刚开始的时候更加激烈。高潮很快到来,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未经历过的。几个星期之前,她从丈夫那里得到的那次高潮和这次比起来,简直就是鞭炮和炸弹之别。

“啊啊啊啊。”她大声尖叫起来,连她的其它邻居都能听到了。

高潮几乎让她晕了过去,她的脚趾卷曲,双腿虚弱以至于无法再保持姿势,她坠了下去,被莫波剩下部分的肉棒一插到底。

爽和痛,两种感觉让她真的昏了过去。

当疼痛的感觉消逝时,莫波正在亲她的唇。她向前倾倒,一对肥硕的奶子挤压在他健壮的胸膛上。她的花径环抱着他的整个肉棒。她可以感到上面的每一道皱褶,血管和搏动。每次通过心跳传来搏动引发的痉挛都能够让她感到舒服。

她的心跳很快,充满了快感。这一切确确实实属于她。

莫波用他有力的双手抱住她的臀部将她抬起了一些,一边吻她一边抽弄她的肉棒。温蒂弓起了背,她又一次高潮了。他侧着身子亲吻她的一侧乳房。

温蒂骑在他身上,直到肌肉酸软。

“你知道,刚才的事对你来说是多大的荣耀吗?”黑人咕哝着说道。

“我知道。”他的精液很棒,她感觉自己被抛了出去,就好像坐在一个温泉上一样。感觉虽然很夸张,但确实非常有力。

她躺在草地上,莫波仍然躺在床上。他的沾满精液的肉棒耷拉在大腿上,软软的,但是仍然很长,很饱满。

“不可思议。”她崇敬的盯着他的肉棒说道。

“帮我弄乾净。”莫波说。

温蒂爬向他,把沾满污物的肉棒放进嘴里,这东西又迅速变硬,她把肉棒深入喉咙,直到他把她的胃里灌满热乎乎的精液。

他并不能像他吹得那样梅开十度,但是在她为他口交之后,两人又做了三次爱。她在斯丹回家之前回到了家,她的膝盖染成了草绿色,青草被精液粘在了她身上。

温蒂盼着他周六还能来,但是不会总那么幸运的。周一她疯狂地想要他的肉棒,于是提前下班回家等待塔那卡医生从学校回来。

他们做爱一直到温蒂害怕斯丹回家为止。她开始憎恨她的丈夫,因为他总是迫使她离开莫波的肉棒。

--------------------------------------------------------------------------------莫波确认自己射出的大量精液,都喷入了娃娃屁股上面新刺出来的孔中。他把娃娃倒坐在椅子上,看着纸条上的如下命令:

我是个要黑肉棒的荡妇!

我的身体属于莫波,他是我的主人,他可以把他的的肉棒放在任何部位!

我很高兴为他服务!

--------------------------------------------------------------------------------周三晚上,温蒂从一个激烈的梦中惊醒,满身是汗,她渴望他的肉棒插进她的屁股。

她的肛门感到有些刺痛,出汗非常多,就像她的屁股里面被射过精一样。

她到底怎么了?先是为他口交,然后通奸,现在她又希望肛交。温蒂手淫一直到入睡。不同的是,这次她用另外一只手插进了肛门里。

这种疼痛让温蒂很舒服。臀部的一些组织已经撕裂了,这意味着她距离肛交越来越近了。莫波咕哝着,把整个龟头都推了进去,把她的肛门撑得更大。

“陛下,别浪费时间。”她呻吟着,“进来吧,我承受得了。”

莫波抽出来又刺进去,大约进去了8英寸。温蒂尖叫着,试图摆脱他的肉棒,眼泪都流了出来,但是莫波仍然牢牢地抓着她的腰。

几分钟后她安静下来,但还是在哭。“需要我抽出来吗?”他问。

“不,主人。我想要你干我的屁股。”温蒂并不知道这“主人”从哪儿来,她只觉得应该这样叫。莫波开始抽动,开始的时候缓慢,速度越来越快。

“干我,主人,干我的屁股,给我你的黑肉棒。”

温蒂继续喃喃地叫着。快结束的时候,她开始感觉兴奋了起来,盼望着她的肛门能充分夸张以便能完全容纳下他的肉棒。他的精液像安慰剂一样令她消除了疼痛,同时充满了由于肉棒突然缩小而产生的真空。

--------------------------------------------------------------------------------“你好,斯丹。我想我该、礼节性的、拜访一下。”

“是的,陛下。”斯丹讽刺的说。

“当然,你的称呼没有问题。”莫波走了进来。

温蒂走了进来,斯丹很奇怪为什么她看到这个傲慢的黑人时脸上的表情会那么兴奋。“塔那卡医生,你来了真让人高兴。”

“是不是在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我还是希望用一万美元来交换你的妻子。”

“快他妈的从我家里滚出去。”斯丹吼了起来。

“亲爱的。”温蒂插嘴说,“我建议你接受他这个大方的建议。”

“什么!?”

“没错,马斯先生。我的开价是慷慨的。这些钱在马赛可以买很多家畜。我整个礼拜都在和你妻子性交。她不再对白种男人软弱的肉棒有兴趣了。

她现在迷

上了黑人的肉棒。”

斯丹天旋地转,脸色苍白。温蒂并没有反驳黑人。

“亲,亲爱的,这都是真的?”

“对,斯丹。我口交过,干过,肛交过。现在的你不能满足我,我迷上了他那巨大的肉棒,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东西。”

“马斯先生,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吧。我要回家打个电话。当我回来后,我要在你们的床上和你妻子性交。”

这对斯丹已经足够了,他大受打击,双腿无力瘫在地上。他跟着温蒂跑到楼上。她开始打扮自己,抹化妆品,整理头发,然后裸体躺到床上。然后她听见斯丹的哀号。“温蒂,我不想让你这样。”

“我必须做,斯丹,我就是为这而生的。”

“如果你爱我,那么你现在就停止。”

温蒂只是同情的对他笑了笑,莫波走进卧室后,她在床上坐了起来,对黑人展示她丰满的胸部。

莫波半裸,斯丹的妻子走过去解开他没有寄扣子的短裤。

“温蒂,停下来。”他叫道,“上帝。”

温蒂握着那像黑色巨蟒一样的东西。黑人的肉棒太大了,他自己说有13英寸长,并没有说谎。

斯丹连杀人的念头都有了。他想把柜子里那把上了膛的手枪拿出来然后给他们俩一人一颗子弹。但是他不是个粗暴不理智的人。事实上,当温蒂用嘴唇环住黑人的肉棒时,斯丹的肉棒也硬了起来。

他的肉棒感到很不舒服以至于必须要释放出来,抚摸它。当他看到她可爱的妻子把黑人那不可思议的大的东西吞到喉咙时,真是很震惊。

一会儿,他的妻子随着黑人高潮的来临而猛的把头抽回来,精液喷到了她的嘴外,似乎她的口中无法承纳如此之多的精液而溢出了一样。

“看啊主人,我丈夫握着一条小虫。”

黑人只是对着斯丹咧嘴笑了一下,走到温蒂得两腿间,开始猛力抽插,温蒂马上配合着发出了淫荡的叫声。看到这一幕,斯丹自己的肉棒不知不觉的硬了起来。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发现自己又泻了一次。

莫波跪在温蒂两腿之间,双臂抱着她的双腿。这种姿势让斯丹作呕的看着他的肉棒在温蒂的体内中做着活塞运动。

斯丹试了几次,他的肉棒始终没有软掉。他看着精液一直溢出到温蒂的阴道外面。他看着莫波命令她摆出狗交的姿势,然后把他的肉棒插进她的肛门。斯丹无法明白她为什么能接受这个。

最后,莫波在清晨离开了,留下斯丹盯着他趴着的妻子。斯丹走到柜子,抓起手枪,突然双腿无力,一直勃起的肉棒也瘫软下去。他跪着走到温蒂旁,把脸凑到她那满是精液的阴道,兴奋地舔起来。

接下来的两个月内,每当莫波和他妻子作爱,斯丹就睡在睡椅上。

第二天黑

人离开时,斯丹都去舔莫波留在她阴道外的精液。

他想这样来避免她怀孕,其实他也知道每天都会有无数的精子去进宫她的子宫。但是他还是热衷于此。

他最后一次舔她的时候,她跳了起来跑到卧室去呕吐,然后很快地打电话给莫波并跑到隔壁去。

莫波护送这怀孕的女人从诊所中出来,温蒂很高兴,不断用双手抚摸自己的腹部。这是她所希望的,不是个律师,而是个黑孩子。

“我们去哪儿?”在豪华轿车中她问。

“送我们去机场,然后你回家把所有的东西都烧掉……”莫波对肯尼亚司机命令。但当司机要开始打电话通知准备飞机的时候,他微笑着改变了主意,“你还是先送我回趟家,再送我去机场吧。”

机场上,很多非洲黑人在忙碌着,帮助温蒂或对她讨好的微笑。而莫波则对正准备回去的司机吩咐:“回到我家,烧掉一切你能看见的东西。”他顿了顿,嘴角带着神秘的笑容,“但我要你明天再去,明白?”

司机点头并鞠躬。几分钟后,飞机冲入云霄,飞向非洲。

目睹着莫波和温蒂从医院归来,又再度地匆匆地坐上轿车离去,看到一切的斯丹双眼冒火,满怀杀意。

斯丹不想再软弱下去,他知道他妻子大概是怀孕了。抓起枪,走到莫波的家中。他打算等他们的轿车回来,在他们进屋的时候就杀掉他们。他打碎移门上的玻璃走进房子,同时看见了那个玩具房子。

斯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迪肯娃娃躺在地板上,房子里的纸上写满了肮脏下流的语言,黑迪肯娃娃躺在附近。一个被凝固精液覆盖住的芭比娃娃躺在床上,阴部和肛门处各被打穿了一个小孔。斯丹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上帝,平时只是陪着温蒂去教堂,但是现在眼前却是一套巫术娃娃。

他拿起迪肯娃娃并检查,发现在胯部粘着一小根毛发。他把它取下来,马上就感到一种奇怪的,好像解脱一样的感觉。他拿起芭比娃娃,注意到她也粘着一根毛发,他一样把毛发取下。

斯丹拿起黑斯丹娃娃,毫不意外地在上面也发现了一根阴毛。他冷笑着,将娃娃扔到地上。然后移动枪管,对准了娃娃胯下的位置。

“乒!”

含着一丝得意的笑容,斯丹扣动了扳机。

在肯尼亚豪华的宫殿中,温蒂正跪在莫波的双腿间,卖力地前后摆动着头,吮吸着他那粗大的肉棒。

而突然间,她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带着腥味的液体在她嘴中爆发,让她无法抗拒的吞咽了下去。由于不适,她下意识的向后退,松开了莫波的大肉棒。

然后,她尖叫了起来。

“怎么了?”

在温和而熟悉的声音安抚下,温蒂才渐渐地回复了平常。在莫波手中、由美国运来的当日报纸中,那个照片中满身血迹的男子是如此的熟悉。

“一男子持枪闯空门打劫,却因走火自伤下体,治愈无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