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金庸人物谱之失落的君子剑
金庸人物谱之失落的君子剑

这是一条狭窄的山路,左边是一望无际黑压压的树林,右边是光秃秃的陡峭石壁,中间只容得一辆马车通过,此时太阳已落山,长长的山路上只有一男一女二骑在匆匆的赶路。

「爹,这条路好阴森啊,骑了这么久路上一个人也看不到!」,说话的是一位穿着红衣绿裙的俊俏少女。「珊儿不用惊慌,有爹爹在,就算是有几个毛贼强徒又能怎地?」后面气度儒雅的青衣中年男子边说边用鞭子抽了一下身下的大白马。

说话的二人正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君子剑』岳不群和他的爱女岳灵珊,今日是岳不群岳母,既宁中则的母亲苏青霞60大寿,本来一家三口要同去祝寿,不料华山剑宗找上门来滋事,一场大战下来宁中则腿上受了点轻伤不便赶路,只好留在华山修养,让父女二人前去祝寿。此时正是8月中旬,一年中最热的时分,父女俩已马不停蹄的骑了一个多时辰,免不了都是汗流浃背,眼看离灵珊外婆家还有一个时辰的路要赶,岳不群看着爱女汗湿的红衣背后隐隐可见的肚兜带子,心中不免升起一团火苗,他将灵珊视若掌上明珠,眼看女儿越来越大,那身形已渐渐到了小衣遮掩不住的地步。最近一年来灵珊又经常和自己的大徒弟令狐冲举止青昵,有次还被岳不群亲眼见到令狐冲这孽徒吃灵珊那娇娇嫩嫩的小乳儿,气的他一掌打的大徒弟当场吐血。可女儿正是十七八春心萌动的时刻,这令狐冲长打小和珊儿一起长大,人长的又颇具阳刚之气,再加上一张巧似机簧的三寸不烂之舌,灵珊娇嫩香甜的身子迟早要被这孽徒给破了。每每想到这,岳不群是又妒又恨,眼看着养了十几年的宝贝就要白送给别人,好几次他都想借令狐冲的小过失将其逐出师门,奈何夫人宁中则对这令狐冲视若养子,不仅不同意,还斥责自己刻薄寡恩,自毁华山长城。

岳不群不紧不慢的跟在女儿的小黑马后面,抬头望着天好像在思索着什么似的,忽然脑中闪过一计,岳不群嘴角轻轻的一笑,暗运起紫霞神功,伸指在自己马肚上一戳,这紫霞神功乃华山派镇山之宝,武林中能够抵抗的了这一指的不会超过一百个人,何况是个畜生,那马一戳之下立时双腿一跪,抽搐了两下就停止了呼吸。前面的岳灵珊听到动静『吁』的一声喝住马,然后跳下马来看着一动不动的白马问道:「爹,这大白马怎么突然死了?」岳不群蹲在白马前轻抚着马头,眼中滴下了两滴『清泪』:「这马跟着为父行走江湖已有八年,看来是阳寿到头了,如此无疾而终也算是它的福份了!唉,看来只能先放在路边,等明日回到华山叫齐人手抬上华山去好好埋葬!」岳灵珊不以为然的说:「不就是一匹马吗,就这路边挖个坑埋了便是,何必大费周章!」岳不群不悦的斥责道:「这马通人性,与我情同主仆一般,我们江湖儿女武功强弱还在其次,最重要是一个情字和一个义字,做人要有情有义,让人背后挑不出理来。一提起你的名字,大伙儿都竖起拇指赞道:此人有情有义,是条汉子!只要对方有恩于你,即便是猫狗畜生,也要以礼待之,行走江湖也是同样道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为父在江湖上能有那么点小名气,不是因为我的武功有多强,而是因为为父对情义二字看的有如性命般重,你将来独自行走江湖也要如此,方能在这险恶的江湖中立足,我的话你可记住了?」岳灵珊听着父亲侃侃而谈,不由心生惭愧,低头红着脸回道:「爹爹教训的是!珊儿谨记!」岳不群哀伤的又在马身上抚了一遍才缓缓站起身来:「此去你外婆家还有一个时辰的路要赶,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没脚力可换,看来只能爹和你共乘一骑了,我们得骑快些才是,去的太晚你外婆会见怪的!」

岳不群一提气先纵身上了马背,岳灵珊也跟着骑上了马,与父亲保持着些小的距离。岳不群双手一抖缰绳,嘴里喊着「驾!」,马驮着父女二人继续往前奔去。骑了一会,岳不群对女儿说道:「如此走法会误了时辰,珊儿你抱紧我,要让这小黑马加快速度才行!」说着提起马鞭在马背上狠狠抽去,那马吃痛甩开蹄子拼命向前飞奔起来,马突然一加速,使得坐在后面的岳灵珊身形一闪差点摔下马来,岳灵珊只好向前挪了一挪紧紧的抱住了父亲的腰。岳不群感受到女儿软软的身体,心中大喜,更加不停的催促着马儿加速,跑了一会儿岳灵珊渐渐感到脸红火热,想让马儿跑慢点好避开这尴尬情形又无合适的理由。父女二人这样骑马,使得爹爹身上成熟的男子气息源源不断的涌入鼻端,更恼人的是自己胸前两个小小乳儿在爹爹背上不停的摩擦,弄的浑身酸软发热,只感觉随时要跌下马背。前面的岳不群却巴不得这马儿一直跑到天亮才好,爱女的两个小乳紧贴着自己背上晃动,那滋味多少次曾出现在自己梦中,尤其是随着摩动的增加,他能感觉到那两个小乳头已慢慢变大变硬了一些,想到这岳不群裆下的尘根不由变的硬硬的发疼!

正在这时,前面不远处看到一间茅草搭的小屋,上面还竖着一面旗,写着一个大大的酒字。岳灵珊正是六神无主的时候,看到这房子不由大喜:「爹,女儿又累又渴,你看,前面有家打尖的,不如我们歇息片刻,也让我的宝贝小黑马喘口气!」岳不群沉吟了一下答道:「嗯,不过只能歇息一会,我怕误了时辰去祝寿!」说话间马已跑到房子面前,岳不群勒住马头,父女二人跳下马来走进了酒家,一个尖嘴猴腮的四十来岁的男子客气的迎上来:「客官,要点什么?本店简陋,只有酒和牛肉,要不给您来一壶酒一斤牛肉?」岳不群道:「我们急着赶路,不便饮酒,来一壶茶一斤牛肉吧!」片刻功夫,茶和熟牛肉片端了上来,岳灵珊又累又热,端起凉茶低头就一饮而尽,岳不群也假装一口而尽,然后假装抹嘴将口中的茶吐入宽大的衣袖内,再由衣袖慢慢流到地上。看着父女二人将茶喝入肚内,刚刚还点头哈腰的伙计忽然像换了个人似的,挺直了腰拍手笑道:「倒也!

倒也!「话音未落,岳氏二人果然趴在了桌上人事不知………

一天前的晚上,川陕间有名的采花大盗『没影子』上官非正在一民家门前的大树上踩点,忽然只觉眼前一阵凉风吹过,紧接着手腕上的脉门已被来人抓住。

这上官非一生专爱残害黄花闺女,虽然手上功夫只能算江湖二三流之间,但一身轻功却是非常了得,绿林道曾数次发现他的形迹组织高手围捕,都被他卓绝的轻功给甩掉了,这『没影子』的绰号也是因此得来,意思是刚刚人还在跟前,一转眼人就没了,快的连影子都看不到。上官非一觉要害被人控制,心中暗道:今日我命休矣!来人黑布蒙脸,说话也是故意捏着嗓子,:「咳,咳,上官非,你别害怕,我要取你的狗命易如反掌,今日我不取你性命,只要你帮我办一件事,事成之后我不但不杀你,还要送你五十两黄金。」上官非保命要紧,忙不迭中的答应:「大侠但请吩咐,在下无有不从!」那蒙面客道:「华上下有一条羊肠小道叫尖嘴崖,你可知道?那路中间有一家小酒店,酒店的主人已被我杀了,明日你就去那酒店当伙计,天黑时会有父女二人前去打尖,男的四十出头的样子,女的只有十七八岁,到时你用你上官家祖传的蒙汗药将二人放倒,然后如此如此……

…!「上官非忙答道:」是,是,在下定当办成此事,只是在下祖传的蒙汗药阁下如何得知,望阁下告知!「这上官家祖传的蒙汗药比起江湖上的小毛贼用的蒙汗药药力强过数倍,一旦喝下,武功再高的人也无法将药性逼出,只能束手任人宰割。蒙面客干笑两声:」你只要知道我要取你的命随时都能办到就行了,别的事不是你该管的!你若胆敢逃跑误了我的事,我会将你全家杀的鸡犬不留!你家是在城西平阳村后山坡第四家吧,哼!滚吧!「看着上官非惊吓过度狼狈逃窜的样子,蒙面客慢慢的拉下了脸上的黑布,此人赫然就是华山派的掌门人『君子剑』岳不群!

上官非看着人事不知的二人,从灶间取出两条牛皮绳来将两人分别绑在屋内的两根柱子上,过了一柱香的功夫,打来一盆凉水浇在了两人身上。岳灵珊被水一泼醒过神来,一使劲才发现自己被人绑在了柱子上,旁边一根柱子上爹爹岳不群也被绑了起来。岳不群一『使劲』,假装浑身无力的骂道:「奸贼,你给我父女二人喝了什么?意欲何为?」上官非干笑了两声,得意的说:「岳不群,你三年前在河南汤阴杀了我两个儿子,哼哼,想不到你今日也着了我的道!我也不杀你,你不是号称君子剑吗?我在你父女喝的茶水里放了我独门配制的『合欢散』,此药喝下去两个时辰内武功尽失,浑身无力,和那普通人一样。此药更有一妙处:若是两个时辰内不与异性交配,到时药性方作人便会七窍流血而亡!哈哈哈哈,我倒要看看堂堂的君子剑怎样和自己的亲生女儿行那人伦之事,你华山派这下真是名扬江湖啊!哈哈哈哈!」岳灵珊一听又气又羞的差点晕了过去,岳不群气的大骂道:「卑鄙无耻的奸贼!有种你就马上杀了我,岳某宁死不为这猎狗不如的禽兽之事!」上官非取出身上尖刀轻轻一割,啪啪给了岳不群两记耳光,「死到临头还嘴硬!岳不群,你不是很厉害吗?如今可不是任由我这无名小卒摆弄!」

其实岳灵珊喝下的只是江湖上淫贼常用的春药,根本无性命之忧,什么两个时辰就会七窍流血云云都是岳不群事先编好教那上官非说的。岳不群叹了口气低下头道:「奸贼,岳某今日认栽了,我身上带有我华山派的镇山之宝《紫霞秘芨》,你将这秘艿拿去,将那解药拿来交换可好?」上官非一听此言心中打了个转:「这《紫霞秘艿》听说厉害的紧,我若将此书拿去躲到深山里练上它个三五载,再重出江湖时什么狗屁的蒙面客也不会是我对手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将这岳不群杀了,将他这如花似玉的宝贝闺女弄到深山去陪我打发日子,岂不妙哉!

大丈夫当断则断,这蒙面客说不到马上就会赶到,得马上动上才是!「

想到这上官非面露凶光,手持尖刀狞笑着走向岳不群:「岳帮主,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其实要加害于你的并非在下,乃是一蒙面客,那人真实身份在下也无从得知,只知他武功好的出奇。敝人一直对贵派的《紫霞秘芨》眼馋的紧,只是在下武功低微,拿了宝书在手恐难逃你华山派的追杀,思前想后只有让岳掌门在江湖上消失才不会有人知道此书在我手中。当然,我上官非并非寡恩少义之人,你有恩于我,我也会报答于你的,就趁着今日我就做了你的乘龙快婿,将来让你的宝贝女儿给我生个三男两女的,岂不美哉,哈哈哈哈!」岳灵珊一听『呸』的一声,一口唾沫冲着上官非飞了过去:「做你的春秋大梦,我宁死不从!」岳不群看着上官非形如枯柴的手即将探入自己青袍内,忽然微笑着捏着嗓子说了句:「那五十两黄金还想要吗?」上官非一听脸色马上由红转白,颤抖着说:「原来,原来是你,想不到你连自己………」岳不群哪容他道破自己的周密安排。说话间已暗运起紫霞功,刚才还无神的眼睛陡然冒出精光,苍白的脸上也变得紫气大盛,只听『绷』的一声牛皮绳断成数截,紧接着双指如电般戳向了上官非的膻中穴,上官非做梦也没想到岳不群就是那主谋蒙面人,刹那间脑中迷茫一片,竟忘了用轻功闪避这雷霆一指,他手捂腹部口中鲜血狂喷,手指着岳不群却一个字也发不出了。可怜他至死还是想不通岳不群为何要自己害自己和女儿,风流一世的上官非就在这乡村野店中了结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岳不群看着上官非没了呼吸,自己也悄悄咬破舌头,口中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岳灵珊急的大哭:「爹,你怎么了,爹爹!」岳不群用手抹了一下嘴边的血迹,挣扎着爬起来用刀割断女儿身上的牛皮绳,然后气喘吁吁的说道:「咳咳!

珊儿,爹刚才强行将全身功力汇于指上拼死一击,虽侥幸成功杀了那淫贼,其实已损了十年功力,好在那恶贼已死,爹也算是武林除了一害。只是那合欢散药性实在太烈,看来恶贼所说的两个时辰内发作并非虚言,从你我喝茶开始算来已过了大半个时辰,为父只觉身体燥热难忍,珊儿你应该也是如此吧?唉,在这荒村野店里,你我又武功尽失,那马也被恶贼一掌打死了。你我受伤之下,这么远的路途徒步走到城里,就算是找到神医也来不及了,或许走到半路就毒发身亡了。

再说这上官家独门的合欢散,至今未听说江湖上有人能解。罢罢罢,看来我岳某命该如此,为父死不足惜,只是可怜我的珊儿小小年纪就要陪着岳某一起死在这野店之中,唉!「说完这番话岳不群仿佛已耗尽了浑身力气,他一把扯开了青袍上的扣子,露出了胸口鼓鼓的胸肌和一摄黑毛的胸毛,岳不群接着说:」啊!这药性发作起来实在难忍,浑身如火烧一般,体内仿佛虫咬一般奇痒难忍。珊儿,不如我们到里面的卧房去躺着,至少死的时候能好看些,不要落的我父女二人死在这污浊的地上任人耻笑!「

岳氏父女二人走进了里面的卧房,里面『果然』有一张床,岳不群和女儿分居左右坐在床上。岳灵珊此时真的是药性深入骨髓,只觉体内如火,恨不能脱的精光赤溜方能稍解燥热之感,脑中仿佛有赤裸的男女在一边交合做着各种丑态一边放出各种浪声,她眼睛向岳不群这边看了一眼,只见爹裸露出了强壮的胸肌肉和黑黑的胸毛,岳灵珊只觉得脑中有个声音在催促着她:「快去啊,那不就有个强壮的男人,只要和他交合一次,你就能知道人间至乐的滋味!」灵珊大叫着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那淫靡的声音却还是不停的钻入耳朵。岳不群『痛苦』的说道:「珊儿,你我都闭上眼睛将衣服除掉,或能减轻痛苦!」岳灵珊此时已神智不清,体内的煎熬使她忘却了女儿家的羞涩,不顾父亲就在跟前,飞快的除掉了身上的衣服,只穿着肚兜和小裤儿闭着眼睛抵抗心里想抱着父亲求欢的念头!岳不群听着女儿除衣的声音心中大喜,他知道女儿是决不敢睁开眼睛的,自己便微睁双眼打量着女儿的妙体:只见那香汗淋漓的脸下面是一对如莲藕一般的双臂,绣着大红花的肚兜里面两只鼓鼓的小乳儿呼之欲出,此刻虽被红布掩盖,但那两粒小小的乳尖儿还是顶的很是显眼,再往下是滑嫩白皙的肚皮和一对令人欲火中烧的粉嫩大腿儿,最销魂的则是白色的亵裤里那隐隐的黑色,让人禁不住去浮想里面的处女阴肉是如何的好滋味!

岳灵珊闭着眼睛嘴里念着小时候读过的经文来抵抗心魔,却不知父亲却一直在睁在眼睛将自己的身子看了个通透!岳不群虽然是假装中毒,这一顿饱看却也让他胯下尘柄硬如铁石,他眼睛看着屋顶深思了一会,忽然大声的冲着女儿说:「珊儿,为父实在难忍那药性,体内似火欲爆,只怕再耽搁下去会对你做出那猪狗不如的丑事来!罢罢罢,珊儿,你我拔出剑来一起就此了结了吧!」岳灵珊一听真的要离开人世,人猛烈间清醒过来,她吓的大哭起来:「爹,我怕,我不想死啊!爹,你救救我!」岳不群长叹一声神色凛然的说:「唉,珊儿,适才你没听那上官非说吗?此药除了与异性交合外,无法可解!爹怎能坏了你的身子,做能禽兽不如之事呢?再说这父女、母子间交合乃是灭绝人伦,可称为天下第一大丑事,爹宁死不为之!」说着假意将长剑举到脖子处,岳灵珊想道爹爹一死,自己不久便也要毒发身亡,想到慈爱的父母亲、与自己青梅竹马、情投意合的大师哥,华山上的众多同门……她对这红尘有万分的不舍,岳灵珊眼看父亲的剑已在脖子处划出血痕,「爹,不要」!岳雪珊猛地扑过去夺下父亲手中握的并不紧的长剑,铛啷一声扔到了门外,然后双手紧紧抱住岳不群的身体啜泣着说:「爹,珊儿不想死,珊儿也不要爹爹死!」

父女两人上身只隔着一件小小的肚兜紧紧贴在了一起,这一抱使的岳灵珊体内春药发作的更快,父亲身上浓烈的男子气息让她意乱情迷,她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身体也越发烫了。岳不君处心积虑为的就是这一刻,他假意轻轻把岳灵珊往外推着:「珊儿,使不得呀,我清白一世岂可做出如此禽兽之事?」药性达到高蜂的岳灵珊把岳不群抱的更紧了,她像蛇一样在父亲身上扭来扭去,嘴里呢喃的说着:「爹,救救我,我受不了了,我要,好爹爹,救救我。」说完话,她已忘却伦常的把鲜红的嘴唇盖在了父亲的嘴上,岳不群这下彻底撕掉了伪装,迎着女儿红润的小唇将粗舌探入一阵乱搅,紧接着在她香甜的口中叼住岳灵珊的嫩滑小舌细细吮品,一边把手从肚兜里探入捏住那鲜嫩乳尖儿揉搓,岳灵珊被父亲一玩弄只觉下阴处水儿不断涌出,只盼着有根如同冲哥一般的大阳物在那痒痒的阴部狠戳。岳不群一把扯掉女儿身上那碍眼的肚兜,将岳灵珊平放在床上,一口就将女儿左边的小乳儿全部含进了嘴里,紧跟着灵活的舌头不停的在那乳尖上打着转,才几下功夫岳灵珊的乳尖就变的硬硬的了。岳不群害怕夜晚有强人在此出没,不敢再慢慢弄那水磨功夫,他边玩弄着岳灵珊两只粉白的嫩乳,边用手褪下已湿作一团的白色裤亵,终于,养育了17年的女儿的香艳身体尽入了岳不群的眼底,

他直勾勾的看着那胸口微微起伏的小白乳、下阴处乌黑柔密的毛从和那湿淋淋红

通通的少女圣地,嘴里痴痴的说道:「珊儿,爹做梦都想着你的身体啊,珊儿,珊儿,爹来了!」着完岳不群手扶着肿大的阳物就要捅入,忽然间一个念头闪过,使得他停下了动作:「此等机会也许此生就此一回,不趁着她药性发作让她含吮一回阳物,岂不可惜!」岳灵珊此时只觉快被那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吞没,阴中深处似有万条小虫在爬,见爹爹将阳物停在洞口迟迟不进去,急的一边忍不住自己用手插入阴中止痒一边哀求道:「爹,快些将那阳物放进去捅一捅,珊儿实在难熬,爹爹救命狠狠戳一戳才好!」岳不群将黑粗的阳物凑到岳灵珊脸前,嘻笑着说:「好闺女,你若将爹这阳物好好含吮一回,爹一会自然放力救你!」岳不群只知女儿小乳曾被令狐冲玩弄,以为她还是处子之身。却不知岳灵珊与令狐冲早已在思过崖交合数回,对这男女互舔阴处自然也是轻车熟路!岳灵珊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爹爹快些将那黑粗的阳物捅入自己阴处!只见她毫不迟疑的一手扶着岳不群的阳物底部,一边张嘴将阳物含了个大半进去,接着头部急速的摇动任父亲的孽物在自己中间放肆的出入着。岳不群被女儿这一含再一快吮弄的汗毛都张了开来,他快活的一边按着女儿的头部一边仰天张嘴喘着粗气。岳灵珊明白只有先让爹爹快活了自己才能『得救』,看着那黑丑的阳物在自己口内逐渐变大后,她吐出阳物改为用春葱般的手指套弄,嘴巴却将爹爹皱巴巴的春袋内的卵子含了进去。岳不群被女儿服侍的如堕仙境,脑中却不由的响起一个疑问:这珊儿乃处子之身,如何对这多为娼妓才能熟知的淫术如此纯熟?只是这阳物含吮套弄的硬如铁棒,此刻岳不群已暂时无瑕去思考这问题,他扶着阳物抵近女儿芳草地中间的阴门,沉腰一耸,诺大个阳物竟然尽根而入,岳灵珊如同溺水之人抓到一块浮木般颤抖了一下,口中放着浪声:「爹爹好大的阳物,快些狠戳才好,女儿阴中着实奇痒难耐!」哪知岳不群不喜反怒,原来他以为自己这一狠戳定能弄破女儿的贞宝,珊儿定会大声哭痛,阴中甚至会流血,哪知这一戳之下,竟然如入无人之境,只觉珊儿这阴中火热、湿滑,却毫无处女的紧塞之感。岳不群恼羞成怒,一边粗蛮的用尽全力撞向女儿的阴部,一边怒问道:「小贱人,为何已失却贞操?是不是令狐冲那孽徒?哼!未谈婚论嫁就与男子苟合,真是丢尽我岳家的脸!」可笑岳不群口中斥责女儿未婚与男子苟合,却忘了自己设计要骗取亲生女儿贞操,更为可笑的是此刻自己的阳物此时正在快速的在女儿阴中进出着!

岳灵珊被爹爹一阵狠入,弄的阴中淫水汩汩而出,体内爬行的虫子也仿佛被那阳物给尽数戳死了,只是爹爹这阳物比起冲哥的巨物着实短了一些,也细了一圈,交合起来无法尽兴。不过虽说不能十分畅快也算是稍解那钻心的奇痒感,岳灵珊一边自己搓着两只小乳儿助兴一边哼哼着:「爹爹快些弄,大力些才好!珊儿阴中舒爽的紧,啊!啊!」岳不群见女儿对自己的斥责毫不理踩,反而在那摆弄腰肢口中放浪,心中有种深深的挫败感,搅尽脑汁设计的好计,却想不到女儿早已熟知这交合之道,跨下阳物已达到最大尺寸,放开手段用尽全力的狠入,却仿佛还不能使女儿满意,他不禁对妻子每回行房时的呻吟声产生了怀疑!他又气又急的将岳灵珊身体反转,从女儿那紧紧白白的屁股后面粗蛮的又耸了进去,岳灵珊在春药的作用下此时已毫无廉耻之心,岳不群的阳物重一入进阴中,她便耸动屁股自己向后套弄:「爹爹大力些狠狠戳才好,戳死女儿吧!嗯嗯嗯!」岳不群抓住岳灵珊秀美的长发,一边狠狠撞向那女嫩的屁股,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小贱人,戳死你!贱货,戳死你!……」岳不群咬着牙狂入了五百来下,终于一股阳精喷涌而出,:「珊儿,爹爹来了,来了,啊………」弄出阳精的岳不群抽出渐渐变软的阳物,疲乏的坐在床上喘着气。岳灵珊意犹未尽的一只手握住爹爹那那变小的阳物,另一只手伸出两根指头在自己污浊的阴洞内快速的插抽着…

…意犹未尽的一只手握住爹爹那那变小的阳物,另一只手伸出两根指头在自己污浊的阴洞内快速的插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