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金庸逆穿越
金庸逆穿越

(十三)跟画像一样

「我才不去甚么古墓!」时值黄昏,终南山下,林间野道,任盈盈盘起双手闹别扭,停步不前:「要去你自己去。」

我假作不懂,好言相劝这个刚跟我确立了情侣关系的大傲娇:「为何不去?

有一场大热闹可看哦!「

任大小姐虽然万分怕丑,但在《笑傲》里冰雪聪明,明眸白我一眼,一语道破:「说甚么去古墓凑比武招亲的热闹?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甚么主意吗?」

她转过身去,绿衣背影,赌气地不再瞧我一眼:「你想去见那招婿的甚么小龙女,上场跟她比武吧!」

呃……我是否不应该,把任盈盈纳入后宫团呢?她跟小鸟依人的双儿、仪琳截然不同,非常在意我打算继续扩充这一支金庸美女队伍。不过以她睫毛长长、皎白如玉的花容月貌,没男人会后悔跟她谈恋爱的。更别说,她有一张擅于吹箫的暖软嘴巴……

我拿任盈盈没办法,忙向站在身畔的双儿打眼色求助。一身粉红丫环衣裤的好双儿,总以下人自居,对我身边女子变多,可是毫不介意:「任姐姐?」

双儿动听的江南嗓音,努力替我说项:「妳别生气哦,我们就一起去凑热闹嘛。」

我正暗想,自己将双儿调教得宜,岂料她说辞的下半截,竟是如此这般:「相公可连我都打不过呢!就算他想参加比武招亲,肯定赢不了啦!」

「哈!」任盈盈闻言笑得纤背乱颤,回过身来,已经醋意全消:「双儿妳说的极是。」

的确,我虽成了百毒不侵之身,但战力上还是卑微至极的等级1!不单喝了蝮蛇精华,大增十年内力的任盈盈武功远胜于我;就连娇滴滴的小双儿,都能凭点穴功夫,轻易将我制住。

气死我啦!感觉任盈盈入队后,搞得双儿对我都比较放肆了:「双儿!

妳……「

双儿吐舌赔笑:「相公,我说的可是实情哦,嘻嘻。」

「这下子我倒想去瞧热闹咯!」任盈盈亲昵地挽住双儿前行,笑着瞅我一眼:「你想上场比武?我绝不阻拦。」

呜!不管她俩,还是仪琳,都比我好打得多!在这武侠世界,我想大振夫纲?

看来千难万难呀……

**********************************

上次我在光明顶秘道问过任盈盈,她说完颜康、穆念慈死在一起,没有遗下子嗣。换言之,跟这游戏《笑傲》没有令狐冲一样,《神雕》也无杨过这一号人物。

然后,根据早前在『新手村』打探到的消息,悠关小龙女的情报,大抵如此——

半年前,古墓派的孙婆婆,因误会死于全真教郝大通之手。那个晚上,小龙女现身重阳宫,令尹志平惊为天人,暗生单恋。

据说小龙女为替孙婆婆报仇,正在练功。她既从没收到杨过为徒,那应该是游戏系统,将本要两人齐习的『玉女心经』,调整成小龙女一个人亦可修练。

最后,到近来,李莫愁在江湖散播小龙女要『比武招亲』的谣言,将大量好事之徒,引来师门。推想她是意欲乘乱潜入古墓,盗取玉女心经。

我最大的情敌杨过并未诞生,那小龙女就依然是幽居古墓,未受情爱改变的冰山美人。唔……那我追求她的策略是……

代替杨过,设法成为小龙女的弟子,跟她在古墓日久生情?这可要耗上好几年,太费时失事啦!

还是沿用我博得仪琳、任盈盈芳心,最老套亦最有效的方法好了——英雄救美!

这段时间,小龙女最大的危机是甚么?自然是被尹志平污辱!我只须阻止此事,保住小龙女的冰清玉洁,任她再冷若寒霜,也会对我好感度大增吧?

但《神雕》都没有杨过了,欧阳锋自然没法收他为义子;那西毒就没理由前来终南下山找杨过,再辗转点了小龙女穴道,神差鬼使下教尹志平有机可乘……

不对,那是《神雕》原著的剧情;在这游戏里,西毒欧阳锋早就不知所踪。

之前任盈盈提过——

『都公子,约十六年前,东邪、西毒、南僧、北丐、中神通、林朝英,为了半部奇书,云集华山之巅。结果五绝高手、半部奇书,全数离奇失踪。仅剩林朝英一人下山,长居古墓,余生对奇书内容、山上经过,秘而不宣,成为武林的最大悬案。』

那难道有欧阳锋以外的其它《神雕》人物,前来封了小龙女穴道?慢着,任盈盈还讲过,武林新四绝,是『东魔、西毒、南王、北丐』……

我遥问走在前面的任盈盈:「盈盈,新的『西毒』是谁?」

「你怎么忽然问这个?」任盈盈拖着双儿停下来:「是白驼山庄少庄主欧阳克,继承了他叔父『西毒』的名号。」

完颜康死掉,欧阳克却活下来,还跻身『四绝』之一这么厉害?对了,欧阳克贪花好色,说不定是改由他来点小龙女的穴道?哼!欧阳克也罢、尹志平也好,有本少爷在,都休想吃掉属于我的天鹅肉!小龙女的纯洁,我守护定了!

双儿蓦地手指前方:「相公,前面有座大坟墓!还有很多人呢!」

原来我边走边想,不觉已到达目的地。只见数丈外的大树林里,高高矮矮的站着百余人,全堆在一座大坟墓前方。

听信『比武招亲』的流言前来,这一百多个自然全都是男人。放眼望去,众人头上显示的名字尽属喽啰,并没包括原著率众前来生事的霍都、达尔巴两师兄弟?

嗯,按游戏进度,襄阳的英雄大会举行在即,金轮法王将带两个徒弟前去闹场。那霍都当然分身不暇,无法前来打小龙女主意了……好,少了一大强敌。

我着双儿、任盈盈,跟一大班臭男人保持几丈距离:「先在这里待一下。」

双儿不解:「站在这么远的地方?都看不清楚哦。」

「太接近会有危险啦。」我话说三分,秘而不宣——依原作,小龙女即将驱使玉蜂逐客。我已百毒不侵,理应无碍;可螫伤两位肌肤吹弹可破的女伴,我会心痛的呀。

「那甚么小龙女呢?在哪?」任盈盈远眺古墓,难掩对小龙女的在意。女子争妍斗丽,她是想比比看,自己跟对方谁更漂亮?

咦?右方不远处,隐约有个男人身影,藏身林间,也在遥望古墓。从侧面看,衣饰是道士打扮,其头上空中,系统呈现的姓名是——尹志平!

好家伙!像个痴汉一样!他在盼望小龙女现身,好偷看几眼?以这游戏的剧情进展,他暗恋小龙女已大半年,也许不论爱意,还是情欲,都已濒临失控?

但尹志平这个未来奸魔,最终只逗留片刻,便悄然走开,应当是怕被人发现,他擅入全真教的禁地。不!奸甚么魔!有我在此,绝对不会让你奸得成小龙女的!

尹志平刚走,这次又轮到我左侧出现异动。只见一丈开外,有两名女子,施

展轻功抵达——

两女俱身穿杏黄色道袍,为首者是一个美貌道姑,年约三十,手持拂尘;另一个正值妙龄,背插双剑,剑柄上绑着血红丝巾,于风中猎猎作响。二人显示的名字,是『李莫愁』及『洪凌波』……是赤练仙子来了!

李莫愁遥盯古墓,见到大群男人在师门外聚集,微泛冷笑,颇为得意。她奸计得逞,只待引出小龙女,再伺机入墓盗经吧……

李莫愁身畔,肤色白润的洪凌波,水汪汪的两眼,发现了我、双儿及任盈盈:「师父,那边有人。」

李莫愁漫不经心地遥瞥我们三人一眼,目光却突然停在我身上:「哦?」

吓?我身上有甚么吸引这女魔头的地方吗?只见她轻挥尘拂,如赶走身边不存在的无形苍蝇,慢慢地走过来。

任盈盈不愧是神教圣姑,见多识广,单凭对方的衣着打扮,已将来者的身份认出,低声示警:「俊郎、双儿,是『赤练仙子』李莫愁,当心!」

李莫愁走到我身前三尺外,方才止步,似乎要仔细看清我的样子。见鬼了,不会是我的样子,碰巧跟那个辜负了她的死鬼陆展元,长得一模一样之类的老土巧合吧?

近看之下,李莫愁肌肤娇嫩,美目流盼,桃腮带晕,好一位轻熟女美人。双儿、仪琳、任盈盈都是二十岁以下的小姑娘,这赤练仙子,可另有一股大姐姐的韵味……我要不挑战一下,令她改邪归正,加入后宫团?

李莫愁蓦地开腔:「你是不是叫都敏俊?」

我们从未碰面,她怎会识得我的?

我警戒地没有回答,但闻言一怔的样子,没逃过赤练仙子的法眼,只听得她喃喃低语:「当真跟那画像一样。」

李莫愁似笑非笑,尘拂轻摇,盯着我似在考虑甚么;我身畔的任盈盈,屏息静气,似在提防她随时出手,气氛一触即发……

「少来碍本仙子的事。」李莫愁冷笑一声,转过身去:「你就小命可保。」

言讫,李莫愁动身招手,洪凌波便随她一同使轻功离开……喂,这算甚么跟甚么呀?

双儿好奇问我:「相公,你识得那道姑吗?」

任盈盈横我一眼:「你真交游广阔啊!除了尼姑仪琳,还识得两个美貌道姑呀。」

我连忙安抚这快要打翻的醋坛子:「冤枉呀,才第一次遇上……我也不晓得她为何知道我的姓名。」

任盈盈斜眼看我,半信半疑:「那她说『当真跟那画像一样』,是甚么意思?」

「呃……是不是我在光明顶上大出风头,于是江湖上已经有在卖我的画像呢?」

「相公你杀了鳌拜呀!」双儿蓦然灵光一闪般拍手:「一定是清廷将通缉你的皇榜,贴得到处皆是,被那道姑瞧见。」

「对,定是如此,好双儿真聪明啊。」我摸着双儿的发髻称赞,任盈盈也总算好像信了,吁……

但真相肯定并非如此……鳌拜之死,康熙理应求之不得,那会出甚么皇榜通缉我?李莫愁究竟是通过甚么『画像』,知道有我『都敏俊』这个人的?

「呜哇!」「好多蜜蜂!」「会螫人呀!」「好痛!」「快逃命啊!」

忽听得众男高声叫嚷,飞奔出林。但见白茫茫、灰蒙蒙一团物事,从古墓处疾飞出来,扑向众人,追赶驱逐——是小龙女亮出玉蜂啦!

跟原著相异的是,我远远望见古墓顶上,伫立着一道白色纤影……小龙女现身?

好!就把握这戏剧性的场面!我忙奔入林中,边跑边叫:「都俊敏在此!打扰古墓清静的家伙,都给我放马过来!」

上百个臭男人,都忙着逃避玉蜂,那有空理我,尽在我身边抱头窜走——这阵仗看起来,就像是他们全都怕了我,避战逃命呀,哈哈……

「嗡嗡~~」另一方面,我也赌对了,玉蜂亦绕过我飞走,没有一只前来螫我一下,百毒不侵之身,果然奏效!

没几下子,树林里再没第三个人。我径直走近古墓,挺胸昂首,微笑朗声跟小龙女打招呼:「在下都敏俊,龙姑娘没受惊吧?」

嘻嘻,英雄救美,真是漂亮的出场,一段成功爱情的第一步呀!

立于古墓顶上,背向夕照阳光的倩影,犹如白色仙子,飘降着地——

轻纱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头黑发以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惟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小龙女!我终于跟小龙女逅邂啦!我编写这游戏时,小龙女的人设,当然是采用最经典的刘亦菲模块,而不是甚么鬼小龙包……

我与小龙女目光相对,她气质清丽秀雅,神色间却是冰冷淡漠,当真是洁若冰雪,也是冷若冰雪,实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乐。没关系,我将取代杨过,用炽热爱火,将妳逐渐融化,改变过来……

小龙女语音娇柔婉转,但语气之中并没丝毫暖意:「你说,你是都敏俊?」

我彬彬有礼:「正是,在下特意前来恭贺姑娘十八岁芳辰。」

小龙女冷冷的望着我,脸上丝毫不动声色,又过良久,这才说道:「跟画像一样。」

怎么她说的,跟李莫愁相同?

我微笑询问:「画像?敢问龙姑娘,于何处见过在下的画像?」

小龙女默然扬起纤纤素手,我顿觉臂上一痛……噫?

低头一望,我T恤短袖下露出来的右手前臂,竟多了三枚金针,钉入皮肉!是赫赫有名的……玉蜂针?

我百毒不侵,但吃痛下仍不禁惊问:「龙姑娘?妳为何……?」

玉蜂针居然对我没效用,小龙女便右足踏前——

她趋近过来,右掌伸出,按上我胸口,看似轻轻的毫不着力,我却被震得踉跄倒退!如非贴身穿着鳌拜宝衣,大卸劲道,恐怕已受内伤!

想来是掌上触感有异,小龙女秀眉微蹙,右手先撤、再推,骤然增强掌力——

我终被这第二掌打得双脚腾空,往后飞退!感觉内脏翻转,口鼻狂喷鲜血:「哇——!」

『跟画像一样』是甚么意思?小龙女何以要对素未谋面的我下重手……欲置我于死?

(待续)

**********************************

(十四)朝英遗刻

小龙女先射我三枚玉蜂针,幸亏我已是百毒不侵之身;再打我一掌,还好有鳌拜宝衣替我卸劲;但当她加重掌力,推出第二掌时,我终被击得双脚离地,往后飞退!

五内翻腾,我口鼻鲜血狂喷:「哇——!」

神色无愠无怒,小龙女动身欺近,一双玉掌拍出,又朝我身上打来!雪袖翻飞,柔荑宛似化作千手千掌——是能困住九九八十一只麻雀的『天罗地网势』!

漫天掌影笼罩,我的头面、肩臂、胸腹,剎那间已经中了数不清的掌击:「啪!

啪!啪!啪!啪~「

「呜……!」喉头一甜,又呕出大口腥血;捱掌处格格连响,彷佛快要粉身碎骨……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惧袭上心头——我要死了!死在小龙女手上!她将会杀掉我……

我人如断线风筝倒退,身后突然响起双儿的声音:「相公!」

是双儿、任盈盈追过来了!我慌忙呼救:「救、救我……」

桃色的小个子,掠过我身畔,双儿向小龙女刺出剑指,阻她追击:「住手!

妳怎么胡乱伤人!「

我向后跌倒,任盈盈及时接住:「俊郎!」

她着紧地掌按我胸口检查:「好险!再多吃几掌,必定心脉迸裂……」

我勉力前望,双儿粗浅的打穴功夫,那点得中小龙女?但她仍竭力纠缠,拚命拦路:「妳休想再伤我家相公!」

我唯恐双儿有闪失:「盈盈,妳快去帮双儿……」

任盈盈让我平躺地上,眸子一转,似有主意,低声吩咐:「你闭目、屏气,装死骗双儿!其它都交给我。」

说罢,她便拔出长短双剑,上前出手:「双儿!妳回去照顾俊郎!」

任盈盈用双剑攻向小龙女,双儿得以退下来,立时转身跑向我:「相公!你还好吗?」

虽不明白任盈盈何以叫我装死,但危急关头,我忙依言照办,合眼、闭气。

只听得双儿在我身旁跪下,见状惊呼:「相公?相公?」

「你应应双儿呀!」双儿的小手紧张地摇我身体,我忍着不作反应:「相公?

你别吓双儿……「

「相公……」见我毫无动静,双儿顿时号哭:「任姐姐!妳快来瞧瞧相公!

相公他……死啦……「

「俊郎?」随即听得任盈盈惊叫一声,双剑剑风止息,似已跟小龙女罢斗,既惊且怒地质问:「妳、妳为何要杀他?妳跟他有仇?」

小龙女的回答,没有任何感情起伏:「我跟他无仇无怨。」

因着双儿的哭喊,小龙女只道我当真死了,深受古墓派出世的生死观影响,她的语气并无愧疚:「人皆有一死。今天是他,然后有一天是我。」

又听得两下脚步声,一阵风响……是小龙女使轻功走了?

「任姐姐,妳快来看看相公,呜呜……」

应该是任盈盈折回来,轻声安慰双儿:「双儿,别哭,妳家相公没死呀。俊郎,你睁开眼吧,但先别起来。」

睁目仰望,跪在我身畔的双儿,俏脸哭得一塌胡涂,惊喜低呼:「相公!你没死呀!」

好双儿,竟为我哭得这么伤心,叫我满心感动:「妳相公我……没有这么容易死的,咳、咳……」

任盈盈向我和双儿解释:「我见那妖女对你招招重手,只要你还活着,她必不罢休;倒不如先死一死,好骗得她住手。我也想借着你的假死,套她说话,看她因何要杀你……可你都听见了,她没说因由。」

不愧是足智多谋的神教圣姑,只一转念间,便想出这一石二鸟之计。

任盈盈眼色略带忌惮,遥望古墓:「若非如此先骗走她,倒真不好收拾。我虽增了十年功力,但招数、身法,仍稍不及她。」

我也远望古墓,正面的墓门已牢牢闭上,想来小龙女已退回其中。

双儿罕有地愤愤不平:「她既说无仇无怨,那为何要打相公呢?相公又不是坏人。」

「管她有甚么原因!」任盈盈紧握粉拳,眼中寒光一闪:「回头我就召神教大军来,铲平这破坟墓!」

呃……这就是任大小姐心疼我的表现……我不禁对她投以感激目光。

「要提防那妖女,发现你未死。」任盈盈拜托双儿:「双儿,劳烦妳去折些草木,我们做副担架,抬走妳相公的『尸体』。」

双儿忙跑开去,任盈盈等她走远,方低头瞧我,半恼半讽:「凑比武招亲的热闹?这教训够大了吧!哼,色字头上一……」

这大傲娇面色一红,不好意思说下去,未几又转嗔为怜,玉手轻抚我脸庞:「俊郎,刚才远远见你中掌吐血,我怕得不得了……你若有不测,那我……」

「今天先忍了这口乌气,这梁子我必为你讨回来。」她细心地替我擦去口角血水,又怜又爱:「你别再在这终南山下练剑啦,我们休息一晚,明早就走,换个地方吧。」

**********************************

于是,我一直在双儿、任盈盈合力抬着的担架上装死,等到远离古墓,才在两女的参扶下,走回『新手村』去。

夜幕降临,任盈盈说我身受内伤,须好好歇息,便在村内投了客栈,她再帮我运功疗伤。

蝮蛇精华赋予任盈盈的十年真气,果然非同小可。我俩双双盘膝,她两手贴我背项,传送真气。我顿觉痛楚大减,游戏界面上变成『红血』的体力值,徐徐地恢复补满。

照顾伤员,到此至止,矜持的任大小姐和双儿同住一个房间过夜,留我在隔壁独睡。我也没心情胡闹揩油,只呆躺在床上休养。

黄昏时险死还生,教我犹有余悸。自穿越进这游戏以来,初遇鳌拜、田伯光,无甚威胁;再逢任我行、黑化张无忌,亦有惊无险。唯独刚才,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次!若非任盈盈赶到相救,我铁定已死于小龙女掌下!

我做梦也想不到,跟小龙女的邂逅,竟会如斯凶险。她为何非杀我不可?但她说,跟我无仇无怨。

她先确认我是『都敏俊』,说『跟画像一样』,才发针、出掌;更早之前,第一次碰头的李莫愁,亦认出我是都敏俊,也说了一句『跟那画像一样』。

就当她俩师姐妹,不晓得在何时何地,都看过我的画像好了,这何以会为我惹来杀身之祸?

可恶!我本想取代杨过,跟小龙女成为『神雕侠侣』的,莫非好梦成空?好不服气呀!在床上滚来滚去,根本睡不着……

空气中蓦地浮现系统文字:『失眠的玩家,要出外吗?』

我就知道,这《神雕》的部份,不会这么快完结——按过往经验,若完成游戏的某一阶段,瞬间移动捲軸便会自行发动,将我带到下一个场景;或者是强制登出,将我送回现实世界。

可现在居然出现,问我是否要外出的选项。显然在这个晚上、这终南山下,尚有剧情事件要发生。

我忙坐起身来,伸手按下『出外』的选项——

**********************************

应该是游戏系统制约,邻房的双儿和任盈盈,都没察觉我起床出门。

走出客栈门外,夜半的新手村,一片寂静。月明星稀,我四处环顾,不像有甚么特别的事件要发生啊……

漆黑的路上,忽然有一抹灰影在移动……是一只灰色的野兔?

这一只上一刻还不存在,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灰兔,先回头看了我一眼,便往前跑跳几下,再停步不动,回头遥望着我。莫非是各种动漫、游戏常见的——动物带路?

我试着跟上去,灰兔果然又跑起来;到我止步,牠又慢下来等待……果然是在为我引路呀!

亦步亦趋,尾随灰兔,我逐渐远离新手村,辗转走进夜色下的终南山深处。

《神雕》有剧情是由一只兔子触发的吗?灰兔越奔越远,转过一个山坳,忽然在一大丛红花底下钻了过去。

喔!这一大片红花,难道就是——原著里,杨过打猎偶遇一只灰兔,追捕时凑巧发现一处花丛,然后……

慎重起见,我发动隐身技能,彻底隐藏呼吸、气味、脚步声,悄悄地钻入花间。

花墙里侧,这丛红花排开来长达数丈,密密层层,奇香扑鼻,红瓣绿枝,煞是好看。四下张望,东南西北都是一片清幽,只闻泉声鸟语,杳无人迹。

静夜之中,花香更是浓郁。我缓缓潜行到花荫尽处,便瞧见了——

一名女子面向花海,席地盘膝,正在运功。白纱上衣,解至腰间;乌黑长发,半掩肩胛;玉背雪肤,纯净无瑕。这背影,是小龙女正在修练『玉女心经』!

如我所料,杨过既不存在,游戏系统果真将本要二人合练的『玉女心经』,调整成小龙女独自一人亦可行功。但那『练功时全身热气蒸腾,须拣空旷无人之处,全身衣服畅开而修习,使得热气立时发散,无片刻阻滞。』的独特条件,却依然不变。

小龙女全身热气蒸腾,将周遭花香一熏,空气更是芬芳馥郁。她的背影,距离我不到十尺,但角度所限,无法一窥她半裸的上身正面……

原著描述,『玉女心经』共分九段行功,这一晚小龙女已练到第七段。心经单数行功是『阴进』,须一气呵成,中途不能微有顿挫。此时她用功正到要紧关头,对外界声响全然不闻。

我都使用隐身技能了,不会发出一丝声响的。就绕到小龙女正面,大看特看她的胸部一番,作为她无理重伤我的报复?

尚未决定偷窥与否,我眼前突有一道黄影纵跃着地!杏黄道袍,手执尘拂,是小龙女的师姐——『赤练仙子』李莫愁!

我遍体透明,李莫愁眼里,就只有师妹坐地毫无防备的背影。小龙女潜心内用,对外界一切始终不闻不见,并未察觉后方有人接近……

忽听得李莫愁冷哼一声,将右手按上小龙女左肩。只这么轻轻一摸,未动掌力,已教小龙女大吃一惊,立即前仆倒地,明显受了内伤!

原著是尹志平、赵志敬相斗,意外惊扰了小龙女;当前这游戏剧情,却换成由李莫愁出手?

「师妹,妳练的就是玉女心经?」李莫愁俯望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小龙女:「师父真偏心!」

「我本想乘夜潜入古墓,却反见到妳走出墓来。好奇下跟踪来此,才有机会制住妳。」李莫愁得意冷笑:「注定我能得到『玉女心经』。」

说罢,李莫愁跃上花荫,几个起落,远扬而去。此际古墓无人,是她盗取心经的良机。

李莫愁在场,等级1的我现身等于送死;她一走,我就能英雄救美!如此一来,小龙女不会再想杀我吧?

我解除隐身,朝瘫痪地上的小龙女跑去:「龙姑娘!」

我跪下将小龙女俯趴的身子翻转过来,她秾纤合度的酥胸、娇嫩嫣红的乳蒂,便映入眼帘……乳肌赛雪、血脉隐现、胸形姣好……太美太好看了!

但小龙女终是负伤之身,我匆匆一瞥,还是君子地替她将解开了的上衣覆盖住裸身。要看以后也不迟嘛!我救了她是个好开始,等我俩成了『侠侣』,这完美胴体我要看的机会多的是……

我柔声慰问受伤的佳人:「龙姑娘,妳还好吗?」

内伤失神,小龙女迷朦的眼睛,良久方看清楚,救她的人是我:「你……没死?」

「碰!」我还未及回话,面孔就中了小龙女一记重掌!

颜面没有鳌拜宝衣卸劲,我顿时被打得弹开数尺,口鼻喷血,头昏脑胀!没想到小龙女伤重仍有如此掌力,若她状态万全,我必已颅骨碎裂惨死……

我狼狈堕地,遥见小龙女半坐半卧,右手按住衣服蔽体,左手维持出掌的架式;虽然神情萎顿,瞧我的目光犹带杀气……

又一次几乎死在她手上,我又惊又怒,忍不住破口大骂:「他妈的疯婆娘!

我只是想帮妳呀!妳竟又想杀我?「

我扶着额头,口鼻流血,勉力站起:「我不理妳啦!妳自生自灭吧!」

头也不回,我跌跌撞撞地逃离这片花丛。一来是气恼;二来是害怕,唯恐小龙女忽然恢复过来,继续追杀我……

岂有此理!好心没好报!没来由的总要杀我?长相跟刘亦菲一般又如何?

老子不帮妳啦!妳就一个人负伤在这里躺到天光吧!

**********************************

我乱抹口鼻血污,原路折返……哼!小龙女又怎样?好了不起吗?没错是长得超漂亮超有气质,但我也有美美的双儿、仪琳、任盈盈呀!本少爷的后宫不差妳一个!这个世界没有杨过,妳这个杀人狂魔,就在古墓孤独终老吧!

「啪!」踩断树枝的声音?前路有人走来,难道是李莫愁?糟……

我再次隐身,静立不动。来者看不见我,于我左侧几尺外的山路走过。月光下隐约可见是道人食饰,头上姓名乃——尹志平。

尹志平?他似是漫无目的走着,但前进的方向,正是那片花丛……

难道……虽没有『西毒』欧阳锋来封小龙女的穴道,可当下却有李莫愁突袭,令小龙女伤重倒地……

莫非……尹志平将阴差阳错,发现那花丛,对虚弱的小龙女……乘人之危?

回身望去,尹志平尚未走远的背影,仍处于我『含沙射影』的射程内。他武功肯定比我高,但乘夜偷袭,一定能将他放倒。

不过,他不一定会发现那花丛吧?不,就算他发现又怎样?与我何干?小龙女两次想杀我了,我还担心她会不会被尹志平污辱干吗?

我忘不了她掌击我时的无情眼神、奇重掌力……我可是几乎死在她手上两次!

对,一切与我无关!尹志平没发现妳、发现了也没不轨,就是妳好运气!若尹志平找到花丛,再奸污妳,那也不过是妳的命运本该如此!

我不玩这《神雕》关卡了!回去客栈找双儿、任盈盈,立刻就走!我还可以去泡黄蓉、赵敏、王语嫣……数不清的其它金庸美女!

**********************************

还未走回村口,远远已传来双儿、任盈盈的呼唤声:「相公?」「俊郎?」

她俩瞧见我,忙使轻功赶过来,任盈盈既宽心,又怪责:「大半夜的,你又负伤,跑到哪里去啦?」

双儿见我口鼻带血,惊问:「相公!你怎么满面血迹?」

她们的说话,我彷佛充耳不闻……冒汗、心跳,胸口如被无形之手紧紧抓住……

我不禁回望通往那花丛的漆黑山路……刚才放任尹志平离开,当真好吗?当真做得对?即使小龙女想杀我,我就弃她不顾,令她或遭狼吻?

「俊郎,你怎么啦?」任盈盈、双儿绕到我面前来……当日在光明顶,任盈盈险遭劳德诺破身,哭得梨花带雨,万分凄凉……

还有双儿,那天我告诉她仪琳快将被田伯光玷污,她着急至极:『相公!你快救这位仪琳姐姐!女儿家若被采花贼污辱,就只有自尽一死了!』

这是个没有杨过的世界!蒙污的小龙女,生无可恋!

就算小龙女想杀我,我就该如斯卑鄙,坐视她蒙受女子的最大不幸吗?

「不!」我狂奔回去……不,我绝不要让小龙女,重复原著的最大恶梦!

**********************************

「嗄嗄、嗄嗄……」心肺像要炸开,浑身是汗;摔了好几跤,还被荆棘割得双脚鲜血淋漓……

小龙女,妳等我!尹志平!你这畜生别乱来呀!

没有那灰兔带路,我居然迷路了!可恶!那花丛呢?怎么找不到的?

前面有花香!找到啦!

「龙姑娘!」我再次钻入花丛,却惊见——

白色的上衣下裳,同被脱掉丢在一旁;玲珑细长的纤腿,遭粗暴地左右扒开;

丑陋的男人屁股,死命前后摆动,欲望的冲刺,随着难听的呻吟,肆意爆发:「啊!」

我从后飞踢,重踢中尹志平下阴:「禽—兽—!」

尹志平掩着下体,嚎叫着打滚开去……只见小龙女仰躺花间,裸躯袒裎,两腿间一片狼藉,宝贵的处子落红,混和着污秽的白浊精液……

小龙女……被污辱了!全因为我……

任盈盈、双儿尾随赶到,目睹小龙女、尹志平的情状,瞬间明白过来,连忙捡起白衣,为小龙女遮盖身体。

尹志平慌忙抽着裤头,落荒而逃……我心痛得,毫无气力追赶。

小龙女没像原著般被蒙住双目,但劫后的两点瞳仁,全没灵气,生趣尽失……

「对、对不起!」我颓然跪在小龙女身畔,心如刀割,愧疚含泪:「是我……

害妳……这样……「

跪地扶抱住小龙女的任盈盈,自然不明个中真相:「这怎会是你……害的……」

我没有勇气坦白……如果不是我弃小龙女不顾……不是我放尹志平过去,事岂至此?

半躺在任盈盈怀中的小龙女,凄然欲绝,蓦地举起颤震皓腕,玉掌径劈向额

角自尽——

但她伤重之下,连我都能及时伸手抓住她的手掌制止……她的手好细小、好柔弱、好冰冷……

「龙姑娘!妳别自尽!妳别死、妳不能死……妳、妳不是还要杀我吗?妳要把伤势养好……再、再来杀我呀……」

我哭着说完,小龙女并没看我,只合上眼皮,一行清泪划破脸庞……先是练功走火入魔,再惨遭凌辱,心神激荡,与古墓派内功大是相冲,她猛地大口呕血:「哇……」

之前纵有芥蒂,但任盈盈见到同为女子的小龙女遭劫受难,嫌隙尽去:「我们尽快带她回那古墓疗伤!」

**********************************

情知小龙女此刻不会想被男人触碰,遂由任盈盈抱她进入古墓。我举着火把,走在双儿等三女的前方开路,提防随时撞上李莫愁。

但暂时未见李莫愁的踪影。她是仍在墓里寻找『玉女心经』?抑或已经得手走了?

小龙女重伤,不能与寒玉床的寒气相抗,我便想找孙婆婆的房间让她卧床。

但她已在任盈盈怀里醒转,挣扎落地:「都敏俊……」

她乏力地扶住墙壁,领我们穿过一个大厅,走进后堂:「我要杀你……」

她朝后堂里,正北面的墙壁一指:「是我祖师婆婆的遗命——」

双儿一望墙上的一帧画像,失声叫道:「是相公!」

工笔细描,画中人的样貌,跟我十足酷似;就连不应存在于宋朝的现代T恤、牛仔裤及球鞋,居然亦全部一样。

画旁石墙,刻有文字,除缺了开头第一个字难以辨识,其它都清晰可见。任盈盈一边仰望,一边读出:『……魔都敏俊,必害神州苍生,生灵涂炭;陷天下红颜,万劫不复!我派门人,遭遇此獠,诛杀无赦!』

(待续)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users.51.la/19220395.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