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王弟在後宮的忠誠第二部
王弟在後宮的忠誠第二部

十九

正在欲火難耐的王弟正要讓小宮女脫衣侍寢的時候,衆妃來到了。走在最前面的就是熱辣的夏妃。出身貴族卻如娼妓一般豪放的她,一進宮裏,就正對著王弟坐了下來,將外袍一脫,居然裏面只穿了一件小小的肚兜,一對巨乳噴湧而出。

王弟的眼睛馬上被她吸引了過去。這時表妹也輕輕走到哥哥的身邊,代替小宮女開始舔弄哥哥的身子,「哥哥,看個夠吧」。小宮女讷讷而退,走過夏妃身邊的時候,夏妃對她耳語了幾句,她就出去了。

夏妃坐在正對王弟面前的一張寬大的椅子上,上面雕著龍鳳,想必是皇上寵幸妃子之處。夏妃解開自己的肚兜,肚兜一下子滑了下來,變得一絲不挂。她的兩腿高分,像是後世所稱的M字開腳的姿勢,極其淫蕩,巨乳和貞處都一覽無余。因爲離王弟很近,所以每一寸肌膚王弟都看得清楚細致。她把食指伸進嘴裏,極盡誘惑的舔了舔,貞處已經春水泛濫.她挑逗般的把手指輕輕伸向王弟,然後,一下子就插進了自己的貞處裏.

刹那間,夏妃的欲火就激烈的燃燒了起來,一只手用力抓著自己的巨乳,手指捏著乳頭,一雙巨乳上下劇烈的抖動。另一只手的兩根手指在自己的貞處用力的抽插,貞處力道十足,緊緊夾著手指,起伏吞吐,簡直不是手指在抽插貞處,而是貞處在吸吐著手指一般。

王弟記得,夏妃那極品的貞處曾經多少次這樣激烈的夾著吞吐著自己的陽具,那瘋狂的快感,和夏妃那火辣的身材帶給過多麽的刺激。現在,夏妃正在用自己的纖纖玉指做著他的大陽具做過的事情,不禁讓王弟感同身受,下身泛起一陣陣火辣辣的衝動,口幹舌燥起來。

「要我,要我」夏妃忘情的大張雙腿,扭動著屁股,撫摸著自己誘惑死人的大腿內側,忘情的誘惑著王弟。

眼前是如此美景,淫的美的如同仙境,王弟盡情的看著。夏妃更加賣力的擺著媚態,那美景如此美不勝收,哪怕只看上一眼,也勝過平日和庸常女子寬衣在床上氣喘籲籲的交媾。王弟忘情的用眼睛肆意略過夏妃那風情萬種、萬般迷人的腰肢、小腹、貞處,盯著那汩汩滔滔的泉眼,目光已經恨不得馬上插進她溪流潺潺的貞處,用力的抽插,盡情的享樂,肆意的肉搏,把那尤物浪娃奸上雲霄,共入瓊玉仙境!!

「哥哥,用眼睛做那事也做的快活吧~」表妹柔柔軟軟的在王弟耳邊輕聲說道,柔聲綿軟,聲聲催情。王弟只覺看的快活,聽的快活,身體也不禁酥麻起來。滿眼的春色,身體也越發的熱了起來。

夏妃媚眼一轉,爲了讓王弟用眼睛奸的更爽,更加淫浪的擺出媚態.她轉過身,伏在玉榻邊上,翹起緊致豐滿的翹臀。這美臀極美極浪,讓人只看一眼,就會被催情到極點.無論是十二三歲的小兒、還是早已無力的耄耋、甚至暹羅的女裝之子,只要下面長著那根陽物,都會瞬間高高揚起,膨脹到極點.在她尚未入宮的少女時代,有日只是出了閨房上街買絹,不出一裏的街市上,那一扭一扭的小屁股,吸引了無數男子的直挺挺的目光,當時長袍一個個支起了帳篷,淫穢不堪,更有十余個當時就泄了陽精。那時的夏妃還知羞澀,轉頭看了一眼,臉蛋兒绯紅,只這一回眸,又有十幾個男子泄了精。

此刻的夏妃,已經入宮兩年,少女之顔尚未褪去,身子又長得更加豐腴撩人,更學會了女子最淫最不堪之事——自渎,終日玩賞自己的身子,妙處嘤咛,騷浪無比。唯一可惜的,是皇上久不在宮中,如此好身子得不到雨露。可卻絲毫沒有耽擱夏妃對性事的沈溺,除了羞恥不堪的自渎,甚至還不時和表妹磨鏡一番。

夏妃扶在玉榻上,美豔香臀高高的翹了起來,慢慢的張開雙腿。更舉起一直小腳,擡高香臀,一只手放在下面的貞處來回摩擦,發出陣陣水聲。另一只手則在她碩大的玉乳上不斷的搓揉,有時用兩只手指轉著她的乳頭,嘴巴也輕微的叫著。

「啊……嗯……嗯……呼……啊……啊……嗯……」夏妃的嬌喘聲越來越大。「喔……呀……呼呼……啊……」她艇起她的臀部,手摩擦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啊……喔喔啊……啊……」她抓她的乳房也越來越大力,汗水也留了下來。

「呼呼……喔喔……嗯……恩……啊……啊……啊……啊……!」陣陣的春水,順著夏妃抽動的貞處,順著她白嫩的大腿不斷的往下流,整個雪白的玉體顫抖著。

自渎之事,是女子最爲淫浪、無廉恥之事,更何況以貞節賢淑的宮裏!這幅春景強烈的刺激,讓王弟激動的渾身發抖。這是很多人,哪怕皇室貴胄,畢生也無法享受到的,是很多浪女淫婦都羞的不敢去做的事情,卻如做夢一般的實現了。還是眼前,這深宮中的皇妃,全天下理應最貞節的女人。那一對誘惑的美豔香臀,那被自己撫弄著流著春水的貞處,那在兩腿間淫亂大膽的揉搓著的纖纖素手。

王弟盡情的目不轉睛的看著夏妃做著如此羞人又淫亂的事情,那散發著無比禁忌的誘人的自渎,享受著用雙眼玩弄女子的最高享受。那勝過尋常的交媾百倍,如仙境般的快活、刺激、欲罷不能。

二十

看著這世間的香豔絕景,王弟的情欲得到的極大的勾引,和莫大的滿足。表妹還疼王弟,在沈浸在情欲中的王弟的耳邊輕吐香舌,吻王弟的優美的脖頸,一邊溫柔的耳語著「哥哥,此景足夠香豔否,又足夠快活否」

王弟舒服的無以複加,顫抖著輕輕說,「香豔到無可比擬,快活到如登仙境」

表妹將纖纖玉手伸進王弟身體裏,輕輕的愛撫,又柔情萬種的說,「那比交媾如何呢?」

王弟忘情的說道,「比交媾美上百倍,快活千倍!」

表妹頑皮的吐吐舌頭,她還要讓心愛的表哥更快活。

于是表妹對衆妃嫔們使了個眼色。忽然間,春秋冬三妃脫下了衣裳,羞澀的夾緊雙腿,臉兒通紅,站在正在忘情自渎的夏妃旁邊,咬著嘴唇,幾經猶豫,終于將手伸向了自己兩腿之間??隨之,三聲嘤咛,三位賢淑的貴妃,開始自渎了起來。

如此光景,王弟一下子又驚得合不攏嘴,一女自渎,已經春色如仙。現在四女同渎,場面的刺激香豔,勝過百倍交媾之樂,身淫之色。王弟無法想象的舒服快活,身體軟軟的倚在龍床之上,看著這美妙的一具具自渎的玉體,用目光行淫,好不快哉。

「哥哥,妹妹早說,行淫之事,用眼睛也可以,妹妹不欺哥哥吧」

「不欺,不欺,哥哥要快活死了!哥哥用目光行淫,淫的古今至樂啊」

「哥哥,妹妹還要你更快活!讓你淫的更爽!!」

表妹忙使眼色,屏風後的三十多位妃嫔,一一現身,脫光衣物,在王弟面前,一同用最淫蕩大膽的姿勢,張開的雙腿!雖然,她們受過的貞潔廉恥,讓她們沒法像夏妃那樣自渎,這對于她們來說,比起去做娼妓被萬人騎跨,更加羞人百倍,是萬萬做不到的。可她們卻用盡最大的勇氣,紅透了臉兒,在王弟面前,大張雙腿,露出貞處,讓王弟用眼睛,用目光,盡情的奸淫。

王弟此時此刻,身心皆是妙不可言,目光如炬,不停的在衆多的妃嫔赤裸的身子上來來去去,她們白嫩如雪的肌膚,她們粉嫩堅挺的乳房,她們淫亂高分的雙腿。他用目光奸淫著她們,用目光同時的奸淫著三十幾位絕美絕貞的妃嫔,玩弄她們的身體,她們的貞處,裏裏外外,上上下下。這是如何的沒事,用眼睛享樂,用目光禦女,天翻地覆,世間極樂,好不快哉。

過去男上女下,進出抽插,交媾泄精時,也從未有過如此的快活啊。此刻真的是無以倫比的極樂。

王弟目奸衆女,已經快活激動的無法言喻,身體也隨著那快活,又熱又酥麻,呼吸也急促了起來,舒服的不得了。在這極度快活滿足的時候,王弟忽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熱流,在身體裏發瘋一般的肆意衝撞,直撲下身,兩腿之間的那片平坦的谷地。激烈的衝擊著那裏,燃燒著那裏,讓他激動亢奮的不住的扭動著。

他分明的感覺到了那裏的極度渴望,極度渴望女人的身體,極度渴望插入女人的貞處,在女人的兩腿間盡情的抽插、交媾!

王弟對自己說,不對,不對,那只是錯覺.明明用眼睛看的這麽爽,過去用那裏也從來沒有這麽爽過.自己不想用那裏做,自己只想用眼睛奸淫女人,同淫眼前這滿屋赤裸同露同淫蕩的妃嫔們,這有多快活!!

可是,下身那股熱浪,那股無法抵禦的衝動,卻讓他無法克制,想要用那裏,用那裏,摟起夏妃的嬌豔香臀,狠狠插進去!

王弟對自己說,不對,我才不想用那個,那裏衝動的東西早就不存在了,現在的性具是雙目。欲火怎麽可能還往那裏走,那是錯覺!

可是那裏的欲火,卻愈發的難以克制,王弟上身仍然倚靠在龍床之上,可雙腿已經不受控制的,開始扭動起來。

兩個聲音在他的腦海裏急促的交替著——

「我想行房,我想交媾!我的陽具想進女人的身子,大戰三百回合又三百啊!」

「我那裏根本沒有陽具了,我沒有陽具了啊,怎麽可能陽具還有欲望啊!」

「可是,欲火就在那裏,那裏,兩腿間,長著大陽具的那裏,衝動,衝動,忍耐不了了「

」那裏根本就沒有陽具了!「

「可是爲什麽!欲火還在往那裏走啊!兩腿間!那裏!每次對女人起意,欲火不都是向著那裏,一波一波,在陽具裏,熱的發燙,頂的擎天」

「可是那裏沒陽具啊,欲火是去陽具的,沒陽具的地方不會有淫欲的!」

」有陽具??有陽具??有??明明感覺,陽具就在這裏,火燙燙的,欲火都集在這裏,陽具裏??」

王弟終于在兩腿間滿腔欲火的刺激下,也不顧了禮儀,伸手向陽具那裏摸去。想要一把握住,揉搓起來

可是??

現實讓人如此失望,王弟抓了個空。那因爲欲望而熱切的幻想,被手指觸到空空如也的那裏的真實感覺,擊得粉碎。

」真的沒有??真的沒有了啊??」王弟痛苦的嗫諾著。可兩腿間的欲火,卻不因他清醒的確知自己的陽具早已不在身上而放過他。

那股原始的衝動,如烈火,如狂風,如野馬脫缰,無比渾厚強勁,那是男性最原始的最強烈的衝動和生命之力,瘋狂的衝擊著他兩腿間,那曾經長著那根禦女無數金槍無敵的奇偉陽具的地方。沒有出口,沒有性器,沒有那擎天的玉柱,可那衝動還是瘋狂的衝擊著那裏,堆積在那裏,想要宣淫,想要發泄,想要進入那根男人最本能最強悍最重要的巨莖,去行房,去交媾,去操逼!

眼前是無盡的美人,赤裸著身子,張開的雙腿,那一個個絕美絕豔的貞處,都流著潺潺溪水,等著那男人的衝動乘著巨莖,去填滿她們,去抽插她們,去玩弄她們,直到天昏地暗。

男甚色,女甚淫

男有欲火三千重,又腎精強健充盈直入天中

女有懷春思房事,貞處早已溪流潺潺癢難忍

只待巨莖插女陰!!

衆女一齊擡玉臀,忍羞雙腿齊大開,只求王弟巨莖插女陰!!

王弟腿間衝動火辣早難忍,身已亂扭心旌亂搖的狠,恨不能馬上躍馬挺槍插個盡!!

二十一

就在這時,遠方國境上的皇兄正在陣前拼殺。身後本營的龍帳,除了門口護衛的兩位女兵外,空無一人。龍帳裏,放置在書案角落的小金盒,猛然的搖動了起來。

從微微晃動,到越來越大,在書案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王弟,目淫著滿屋的裸身的妃嫔,口幹舌燥,渾身發燙,兩腿間充滿了原始的衝動,想要一起飛衝天,狼入羊群。想要一柱擎天,插盡女陰!!

衆女盡皆分腿舉陰相迎,求王弟用巨陽玉莖去臨幸!!

王弟狠狠的挺起了那欲火焚燒的地方,那男人的、原始的、野性的衝動劇烈的衝擊的地方,想要用那欲望和衝動的載體,那男人的、原始的、野性的東西,狠狠的舉起,插入她們的女陰,瘋狂的抽插、交媾、臨幸!!

那劇烈的欲望,引動這他的那裏,不停的顫抖,不住的起伏,無盡的衝動!

可是,那男人的原始的衝動,已經沒有了可以承載的化身!他那兩腿間,充滿欲望的地方,已經沒了那根可以泄欲行房的陽莖!!

可他不甘心!!那麽多極度誘人的裸女,就在眼前,分開雙腿,就是那男人最渴望最想要的貞處就在期待著他。那原始的衝動,已經恨不得馬上衝天而出,衝進那貞處,淫個痛快

可他空有男人的原始的野蠻的強壯衝動,卻沒了男人的那根的原始的雄渾的寶貝的陽莖!!

他想行房,可女在房中,卻無可行!

他想交媾,可女在身下,卻無可交!!

他向操逼,可逼就在眼前,卻沒東西可以操進去!!!

他衝動的抱住了夏妃,雙手捧起她美豔絕倫香豔絕世的翹臀,可??什麽都做不了了!!

遠方邊境的那書案上的小金盒,在龍帳中,劇烈的顫抖著。

那根被割下的肉莖,在金盒裏,不甘的膨脹著、顫抖著。劇烈的顫抖著,顫抖著。那根男物,一下一下的揚起,狠狠的頂著金盒的內壁,狠狠的搖動著,劇烈的搖動著,充滿著原始的、野蠻的衝動,充斥著無盡的雄渾和精力,拼命的搖動著,越來越快,幅度越來越大,越來越有力!

那段腐肉,雖已被割下,但仍舊是男人的東西,男人最野蠻最不羁最強韌的東西,男人最原始最雄渾最強壯的東西,男人最寶貴男人最重要東西,男人的命根!

它瘋狂的搖動著,野蠻的衝撞著,帶著小金盒在書案上,越搖越快,幅度越大,震得整個龍帳都嘎嘎響

它更加有力的搖動、衝撞,小金盒帶著整個書案都震動了的起來,如同雷鳴,地動山搖.

龍帳外的兩位女兵,聞聲大驚,忙進賬去看。只見書案打動,案上的一枚金盒劇烈的搖擺衝突,如同發狂的生靈一般!

女兵大驚,雙手捂住最,站在遠處,不知所從。

那金盒內部在不斷的被脹大和衝撞,發出砰砰的聲音,力道厚重而又急切。

它不甘心,它不甘心被束縛于此,它如此野蠻熱切,它就是男人!它想要頂破著金盒,它想要女陰貞處,狠狠抽插,盡泄男人的獸欲!

瘋狂的劇烈的衝撞,衝撞,永無止境就永不停息,它是男根,是那野蠻原始欲望的化身,是男人的一切!!

它是無敵的,不可束縛的!!

兩位女兵,雖還是處子身,卻忽然懂了,雙頰绯紅,兩腿一熱濕了身。

終于,終于,隨著一聲巨響,金盒被滴上銀水永久封住的蓋子,終于被那健碩無敵男根一衝而開.那碩大的陽具,擺脫了金盒的束縛,狠狠的衝了出來,昂然挺立

可它,已經是無本之木

光光一根陽莖,已被閹下多少時日,成了一截無用的腐肉!

它驕傲地挺立著,挺立著,然後頹然掉在地上。

腐去。死了。

王弟捧著夏妃那渾圓香豔的美臀,瘋狂的頂著衝擊著。用他什麽都沒有的下身,瘋狂的頂著衝擊著。可卻什麽都做不了。他頹然的垂下了身子。

男甚色,女甚淫

男有欲火三千重,又腎精強健充盈直入天中

女有懷春思房事,貞處早已溪流潺潺癢難忍

只待巨莖插女陰

只待巨莖插女陰

只待巨莖插女陰!

奈何男爲衆女已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