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春色  »  大学时期的一段遭遇真
大学时期的一段遭遇真

本帖最后由人欲于编辑

岁月更更迭迭的走过,风沙夜以继日的飘扬。日子在平平淡淡中反反复复,季节在花开花落中交替更新。世上有许许多多的东西都是有轮回的,但有的东西一旦失去了就会让人心碎不已。我逃离那个原本美丽却让我伤心的城市已经两年多了,两年以来,我几乎夜夜被噩梦惊醒,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那一个夏季的夜晚自己被人带到郊外荒野地里所发生的一切:自己纯洁的贞操和少女的羞赧在一夜之间被三个陌生而强悍的男人洗劫一空,那一幅幅情景历历在目,仿佛就是昨夜……

那是在我读戏剧学院大学二年级时发生的故事了,现在回想起来心房仍要阵阵狂跳。记忆中那个夏天非常的炎热,南方的天气又是闷闷的那一种,火热的太阳已经落下好久了,余温还是很高的。我们表演系的女生都特爱干净,每天的晚餐前一定要到学院浴室洗澡,仔细的沐浴一番后,还要往自己的身上涂抹上各式各样的护肤品。我只会擦一点点的花露水,我特别喜欢那种清凉的感觉,可以说是我不赞成过分的装扮,“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嘛,我还是比较欣赏清纯的美丽。

然而由于我是学院中品貌卓绝的院花,略点清香的我所到之处又每每惹的男生们引颈寻香,后来我便有了一个优雅的称号:“清凉美人”。我出众的美貌让许多的男生自惭形秽,他们只有躲的远远的或在我经过后对着我的背影默默的投来火热的目光,我似乎也能感觉到自己笼罩在一团火焰之中了,灿烂的光芒耀的他们睁不开眼睛。我暗自庆幸自己生而为女儿身,感激上苍赐与了我绝顶的标致。

就在我们的校园后面耸立着一座巍峨秀丽的山峰,那是情侣们的伊甸园,一对对的新人儿会在上面呆到很晚。山上面树林茂密,绿草荫荫,又有清泉涔涔,云蒸雾绕,景色怡人。我与男朋友几次携手相伴,流连于山水的美色之间,陶醉在编织未来五彩生活的梦里,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平生最大的一段屈辱经历就是从这如画般的山水间发生了。

那一天结束了所有的学课,我像往常一样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了高耸入云的教学楼,异样的色彩令我向西边的天际望去,只见落日的余辉正将泣血的红色散向人间。我隐隐预感到接下来将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我万不应该的与男朋友吵了架,赌气的一个人登上了山顶,我猜想明一定会很快的上来找我的,可是那一晚他偏偏给其它的事情缠住了。

夜幕在我的不知不觉中悄悄的降临了,白日里的暄嚣渐渐沉寂下去。轻雾渐起,昆虫低唱,风上林梢,月影移墙。我独在山顶看那月光如水、繁星满天。山下面城市里的路灯陆续的亮起来,泛着霓红色的光芒,和万家的灯火连成了一片。“好美的夜色哟!”我在心里面喃喃的赞叹着,情不自禁的心旌摇荡起来,悠悠的沉浸在了思绪的瑕想中,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子夜的清风袭过来,拂动了我的长发,凉意已偷偷的浸透了我的薄衫,我才发现周围已无一人。我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已是午夜十二点了,不觉的感到自己有点冒失了。我的身上仅仅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白天里裸露在外的雪白色的臂膀和修长的手臂会让我亭亭玉立的身段更显挺拔美丽,可是现在却感到有些凉了,好在我随身的臂包里面有一件粉红色的真丝外套,我抖开来披在身上,薄薄的丝纱摩娑着我的肩膀,那清爽的触感让我想起了他对我温柔的亲昵,我的心里面暖暖的,我知道我已经离不开他了,白日里的嫌隙早已冰释无影,我在心底轻轻的叹了口气:“哎,还是回去吧,找不到我,他这时候一定是很着急的!”我站起身来,摆弄整齐下面被我坐的有点皱了的长裙,沿来时的小路慢慢的向山下走去。

白日里高大秀挺的参天古木现在却全都黑乎乎的像魔怪一样毛骨悚然的伫立在曲径的两边,从树林深处折射出的凉意直透入我的心底,我的内心油然而生出一阵颤抖,不禁害怕的抱起了手臂,皎洁的月光轻泻如银,又像一盏明亮的聚光灯,将我的身影拉的长长的,在奇形怪状的青石与丛草间舞动。然而长裙和高跟鞋毕竟是不适于登山的,修葺的并不整齐的石阶和上面柔滑的青苔让我的脚踝很快的受累而酸麻起来,而裙摆却总是故意的挡住我下山的视线,我只好用手指轻轻的拽高裙角,一步一步好难的迈着脚步。我忽而想起了今天舞蹈课上所学的舞步,不由的挺胸抬头,扬起双手,努力将这天鹅戏水的动作做的轻盈飘洒。

然而,我哪里知道自己却是一步一步的走入一伙色狼给我设计的罗网里面……

当我小心翼翼的转过山泉时,蓦然有一双粗壮的手臂把我从身后拦腰抱住了,面前跟着跳出一个高大的身形,将一块散发着浓烈气味的毛巾紧紧的捂住了我的口鼻,毫无防备的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猛然吸了一口气,大量的迷药顺利的侵入了我的胸肺,我还来不及弄清楚面前所发生着的事情,意识已经模糊起来了,那黑影随着周围的一切开始像水纹一样的浮动起来,耳边的淫笑声也似乎渐渐的远去并消逝了,而自己却一下子没有了力气,慢慢的瘫软了下去……

抢劫我的一共是三个人,他们把我扛下了山,塞进汽车里,疯狂的向郊外驶去。等我醒过来时已经太晚了,车外黑漆漆的,不见了城市里面霓红灯的光亮了,只听见那飞驰的车轮磨的地面“吱吱”的响。车里面酥软无力的我被两个并排坐着的男人按在他们的大腿上仰面朝天的躺着,几只手臂正在我的身上肆意的抚摸着。我抬起沉重的眼皮看一看自己:秀发凌乱,衣衫尽开,真丝外套竟已被褪到了肘部,露出了自己白嫩而光洁的臂膀了。我里面穿着的连衣裙又薄又紧,在白天里既凉爽还可以显现出我如绸缎般光彩照人的身段,可现在手摸在上面就如直接触在我的皮肤上一样的真切。强劲的药力下我的身子绵绵无力,而两个男人对我身体愈加大胆的肆意亵渎更是让我惊羞不已:到后来一只手臂竟然探入了我的裙下,放肆的将长裙掀了起来……我徒劳的张着嘴,舌根早已麻痹,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

后来汽车驶进了郊外一个偏僻的树林中,凹凸不平的路面让车身开始剧烈的颠簸,浓密的杂草不断的划着飞驰的车门发出漱漱的声响,这让我越加的慌乱——我知道汽车已渐渐的驶入了树林的深处,再也不会有人来帮助自己了——可是,柔弱的自己如何敌的过这伙强壮的男人呀?

车子一停稳,我立刻被他们拖出了车门扔到了草地上,两个男人跟着扑上来将我按倒在地,我又被强行摆弄成了仰面朝天的姿势,我的手腕被他俩一人一只紧紧压在地面上,流瀑般的长发铺在了我的肩膀下面。我听到自己的耳坠碰到了头一侧的一个小石块上面了,“叮叮”作响。凉凉的野草侵入了我的衣领,触到了我的脖茎,草端尖尖的扎的我又痒又痛,两个男人的眼睛里透出攫取的光,像利剑一样直刺向我衣襟不整的身体;而一个高大的身形却迅疾的骑到了我纤细的腰上。

我惊恐的望着身上的男人,一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看到他同样火辣辣的目光饥渴的盯着我的胸脯,眼睛里面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强烈的兴奋。他开始了粗野的呼吸,两只大手迅速的伸到我的脖颈处,硬生生的向两边分开了我的衣领,一下子撕开了我粉红色的外套,我清楚的听见上面的纽扣接二连三“嘣嘣”的被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