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与妹妹的正确相处方式待续
与妹妹的正确相处方式待续
(1)哥哥~你还是从了我吧星期五,确实是个好日子,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看了看时间,我便赶紧从房间中走出来,小心翼翼地往洗衣房那里走过去。

等到了门口,我又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了,我又轻轻地把门锁上。

强忍住心跳加速的感受,我便开始从筐子里找寻起来了。

「这双白色的很可爱,这双薄薄的肤色也不错,但是这件黑色的更有反差萌吧……」我一边从筐子里的内衣中翻找着,一边还念念有词。光是感受着这些不同裤袜的柔软质感,和那些若有若无的少女香气,我的下身便本能地开始勃起了。

没错!我却不是为了丢换洗的衣服,而是——在妹妹们的洗衣筐里翻找着三天以来的穿过的裤袜。毕竟洗衣机并不是天天都能开的。而我一想起小铃音和小华音两个妹妹平时穿上这些袜子的可爱模样,不由自主地舔了舔裤袜上的脚尖,虽然舌尖上没有传来什么特别的味道,却令我有一种莫名而禁忌的冲动,一会儿下体就硬挺到了极限。

虽然我知道这样的行为实在会被人说是变态,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即使有可能被两个妹妹发现并断绝兄妹关系,但是我还是要这么做。

是的,不仅是那迷人的、淡淡的少女体香,更重要的是那柔软而不失紧绷的舒适触感。由脚尖处一点一点向上扩展,那令人不能自拔的触感也随之蔓延到脚上乃至整个下半身,就在一瞬间,我竟有了一种想做女孩子的欲望。因为女孩子能够天天享受到这样的福利,实在是太令人羡慕了。

记得我第一次可耻的硬了,是在看到小学部的loli学妹们的穿着的白裤袜之后。自此之后就总有着一种,无法充实的空虚感缠上心头。

每次看到这些loli们穿着白色的裤袜,都忍不住想去看两眼。就跟我一个认识的学弟喜欢偷拍美丽女孩子的背影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偶然有一天,我看到小铃音和小华音一起,对我毫不避讳地就在沙发上穿着裤袜的样子,我竟然再一次可耻的硬了。

可爱的小脚丫逐渐被丝滑所束缚,接着又缓缓地覆盖住了小腿,再是用双手一齐提上膝盖,然后慢慢地包裹着光洁的大腿,之后稍稍起立,抬起裙摆,清晰可见的小裤裤,随后就被裤袜吞没了,仿佛融为了一体似的,最后再用手拉好抚平,使得裤袜与下半身紧密贴合,犹如第二层肌肤。而均匀的束缚则将少女美妙的腿部曲线细致生动地勾勒出来,。

而对于我这个旁观者而言,那尴尬的下身却挺起了小帐篷,真真是丢大发了。

而那样发涨的感觉,则更使得我那莫名的空虚感变的更为强烈了。还好她们并未来追问,也能使我稍微的心安。

但是每当看到两个妹妹穿着裤袜的样子,下体便不由自主地让我涨得发疼。

就在不经意间,我便有了一种异样的想法……或许在那时起,我与两位妹妹彼此之间的感情,有了一些微妙的、难以言喻的转变吧。

而在那一天放学之后,我在洗衣房内发现了一团白白的衣物,趁着旁人不在,我便拿起一看,却是小铃音换洗下来的白裤袜。凑到面前一闻,却有一股奶香的味道,尤其是脚尖上和裆部的浓烈气味,令我着迷不已,这双裤袜就仿佛良药一般药到病除,顷刻间就将我那种空虚的感觉散去了大半。

心里隐约间传出一股声音:穿上它!穿上它!又有什么不敢做的呢?于是我便把裤袜卷起来放在兜里,然后踮着脚尖,快速地返回房间,才喘了一口气,锁起房门之后,我便照着她们的穿法,偷偷地穿上了,微妙的罪恶感却使我感到一种打破禁忌的快感,使我的身体更加冲动了。

而当我第一次穿着裤袜的时候,那绝佳的弹性与轻微的紧缚感把我正在勃起的下身死死地压抑住了,使我有一些难受,可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舒适感。我当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偶然间当我用手拨动裆部的时候,从下体再度传出一阵莫名的冲击感,让我把持不住。于是我又一次可耻的硬了。

再接着用手触碰几下包裹在裤袜里勃起来的下身,那兴奋感就如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地到来,完全不能自己。没过多久,脑袋里莫名其妙地有一种空当当的感觉,下体突然就抽动起来,从平时尿出来的地方,流出了一股股乳白色的液体,又黏又滑的,几乎与裤袜的颜色相仿佛了,却也把那种空虚的感觉一扫而光了,只是心脏跳得比以往更厉害了,直到好久才停下来。

我赶紧把裤袜上那些黏黏的液体给抹掉,又到了卫生间用热水给冲干净,再用毛巾把水渍擦干,这样看上去,就和原来的样子一样,看不出有什么痕迹了。

这样做真的是很麻烦但也很值得。但等到她们并未发现裤袜的异样之后,我那紧张的心情才平静下来。

从此我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彻底迷上了裤袜。

而在此之后,我也时不时的拿起小铃音换洗下来的白色连裤袜,小心翼翼地做着这般无比私密的事情,处理之后再放回原位。

我偶然会偷出她们的卫生巾,在裤袜的裆部位置贴好,这样能够将射出来的液体吸收,来省下清洗处理的步骤。

甚至有时候,我还偷偷地从她们的房间中偷拿出一双双裤袜,以及丝袜,处理完后再原样放回。这样的事情真是性奋地不能言喻,心跳加速到了极限,不可以外人道也。

还有的时候顺便连她们的内衣裤和制服也一并顺过来穿上,在对准落地镜,看着自己的模样,抚摸自己的下身,结果硬了两三次,才觉得累了。但是这比起单纯拿裤袜来做,实在是舒服多了。

我明知道这是不对的,却根本不想停下来。

而幸好的是,她们的连裤袜足够多,基本上天天都会换一双,所以暂时少上那么一双也没有什么。所以我的秘密行动还算是安全。

但是这也成为了我不能与外人道的黑历史,从未敢和别人透露一言半语,做这种事情都是小心谨慎,唯恐被人发现。

而我后来知道了那股白色黏液是男孩子的精液,而我这样的行为是自慰,倒是青春期开始时最正常不过的现象。而至此之后,我那最后一丝微妙的罪恶感也消失无踪了。可结果,我居然养成了没有裤袜便难以痛快发泄的怪癖,被书上称为「恋物癖」的恶习惯,我倒是毫不在意。反正也没人说什么不是。

笛卡尔毕竟说过:「存在即合理。」那说明,我的行为只不过是正常的性癖而已。

自此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行为便渐渐的成为了我的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直到今天。

当我返回房间,如同往常一样穿上裤袜,进行自慰的时候,当我联想到小铃音和小华音那可爱的身影,摩擦的频率便越发快了,过了一段时间,当我下体抑制不住地喷发出来的时候,裤袜的裆部就被我那白浊的精液彻底污染。

大费周章地处理完之后,我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心里总感觉怪怪的,便直接起身,拿上处理过的裤袜。

「哎~我的裤袜怎么在你的手上呢?亲爱的哥哥呦~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当我正在踮着脚尖,鬼鬼祟祟地潜进洗衣房,准备把裤袜放回去的时候,突然就从身后传来一声不轻不重的质问声,可把我吓了一跳。

小铃音就出现在我的后面,使我措手不及。银灰色的双马尾用了五彩色的发带绑着,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将她那挺挺的小鸽乳和纤细的腰肢勾勒了出来,腿上依旧是不变的白色裤袜。

只听得「咔嚓」一声,一阵闪光过去,她用手机直接将我的丑态给拍了下来。

我顿时就出了一身冷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现在人脏并获,哪里还能隐瞒得住!完全赖不掉,也不用想跳进黄河去洗清白了。

她平静地看着我那副有些狼狈的样子。没错,此时我正抓着从洗衣篮子里拿出来的小铃音的裤袜,裤裆的位置被浸湿得很厉害,沾上了黏黏的白色液体,不用想就知道我到底用这双裤袜做了什么变态的事情。

失算了!大意了!没想到小铃音居然会发现这个秘密,而且还是人赃并获!哪怕是再温柔的女孩子也得发飙了。

毕竟拿着女孩子的内衣做着这般事情……断绝兄妹关系、被扫地出门也不无可能啊!「这个……你听我……」我的内心无比惊恐,一时间竞答不出话来了。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好过分的哎!」只见她嘟着嘴,看上去一脸的不高兴,那软软的嗓音却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威严感。

「好吧,我变态的哥哥哦~就到我的房间去吧。」顿了顿,小铃音摆摆手说。

把柄在手,我不得不对小铃音低头。

进入小铃音的闺房,小铃音翘着腿,就坐在床前,这时的她,就像个高傲的小女王似的。

而我无比紧张,两腿蹬在前面坐在她前面的地上,此时受制于人的我只能听凭发落。

「哥哥哦,要是我把你的这个变态的秘密说出去,会有什么后果呢?」并没有多么咄咄逼人的语气,然而缓缓的语调却仍能让我紧张不已。

「请务必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啊~我的妹妹,给你哥哥留一点面子吧。」我一听就知道事情还有转圈的余地,便放低了姿态,双手合十,向小铃音恳求原谅。

「是吗?那么哥哥你能拿出什么样的诚意来呢?」「都听你的,只要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做的。」我已经将身为哥哥的尊严给抛弃大半了。

「真的吗?」小铃音似乎很高兴,平静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丝浅笑。

「真的。」一看有戏,我赶忙回应,却是顾不得有什么可能的后果了。毕竟,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后果呢?「那么,」小铃音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从今天开始,哥哥要好好听我的话哦!」「首先,哥哥你得脱光。」「这样……不太好吧。」「哥哥难道如此不讲信用吗?最差劲了!男孩子脱光又没有什么关系,难道把这件事……」「我脱,我脱就是了。」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随后只见小铃音伸出了刚才翘上去的右脚,直接踩在了我的下身和蛋蛋上。

这突然而然的袭击让我反应不过来,然而随着那只右脚动起来,抚弄我的下身和蛋蛋时,痛楚是极短暂的,然而那种初次才尝试到的奇异莫名的快感却让我不敢抵抗,只希望这样的感觉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我明明是多么喜欢哥哥的,一直对我和小华音很温柔的哥哥。没有想到,哥哥居然是这样不~知~羞~耻的人,真令人恶心!」小铃音对我温和、纤细的斥责声反倒使我的下身颤动不已。我此时却没有认为这是多么难为情的一件事了,只觉得刚射精过而萎缩的下身却有了反应。

「怎么了?该不会被脚玩弄感到很兴奋?哥哥果然是变态呢,被妹妹践踏羞辱,就兴奋起来了~真是羞羞羞!」说完,她还用手指指着脸,眨眨眼睛,吐起舌头,那模样甚是可爱,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似的。

结果我的下身反而因为这句话更硬了。

「哎~哥哥你这个下贱的男人会因为妹妹的责骂而勃~起啊!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她微微笑着,一边将脚趾弯曲,包住龟头的位置,又一边用脚跟碾了一下蛋蛋,将小脚弯成了月牙儿。这对于我而言反倒是更加舒服了。

「说吧,哥哥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么恶心的事情的呢?」「这个……」我稍微一犹豫,她就把脚收回去了。

「哥哥不乖哦!」「好,我说……其实很,差不多有一年了……」我只能是一五一十地将我所做出来的事情招供了出来。

然后小铃音就将双脚用力,狠狠地踩住我那可怜的下身,然而却没有多少疼痛,反而是随着力度的加大,我却感受到了更甚于之前的快感。

「哇,哥哥的小鸡鸡好硬哦~居然用妹妹的裤袜手淫,被妹妹的脚踩出快感,哥哥果然好差劲!」在小铃音的连番玩弄之下,我的下身越来越敏感,竟有一种要射出来的感觉了。可她直接用脚趾摁住先端,不让我的下身能够有机会射出来。

「所以哥哥这样的人只要用脚就足够了!」可是这般极有羞辱性的话语却令我感到无比兴奋。

「要射了吗,哥哥?是不是有种要去了的感觉呢?那么,请哥哥说出来吧:『我是一个不被妹妹调教就无法得到快感的变态!』否则就让你自己解决去吧!」小铃音只是悠闲的态度,挂着坏笑着的嘴角,提出了这番让我难以接受的条件。

开什么玩笑!若是我真的敢说出这句话,我做哥哥的立场可就一点也没有了。

「哼哼~看来哥哥不是这么轻易就可以就范的嘛。」小铃音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说道,「那么,我就会一直挑逗着哥哥的小鸡鸡到极限,就是不会让你射出来,怎么样?」没想到啊,小铃音的话语却是更有种……女王的姿态了,就差穿上紧身衣,提起皮鞭来抽打了。

但她确实说到做到,直接将脚搁在我的肩膀上,偶尔放下来逗弄我的下身,等有点感觉了就退回去。就这样,我的下身被小铃音的小脚不上不下地吊着,越来越令我难受了。

一开始我尚且还能够胡思乱想开小差挺过去的,可是随着小脚逗弄次数越加频繁,当初坚持的自尊正在一点点地瓦解着。

开什么玩笑!然而计划真不如变化,我真的要忍不住了,偏偏小铃音就是不放过我。真的很想立刻逃开这样的甜美地狱。

我没有办法了,一旦逃开,我用妹妹的裤袜自慰的事情就……「我……是不被妹妹……调教就……没有快感的……变……态」我一边承受着欲发泄而不得的痛苦状态,一边又不情不愿地说出这句无比羞耻的话语。现在我已经屈服在小铃音的小脚的调教之下了。

至于尊严、立场什么的,那得看场合,就没有办法顾及了。

「很好哦,我就大大方方地恩赐你射精的权力吧!」说罢,她便抬起小脚,对准我的下身和蛋蛋,狠狠地踹了下去。

在小铃音的不断脚踹之下,我那经受过多次摧残的下身,已经是越来越忍不住了。

「射……射了……」我长吁一口气,感受着这瞬间的,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无上快感。

太舒服了!从来没有想象过会比手淫更有快感的事情了。但喷薄而出的大量精液沾湿了小铃音穿着裤袜的双脚上,还有一些残余就粘在我的下身和蛋蛋上,还有房间的地毯上。

「竟然……在被踹的时候射精了,差劲!」小铃音眯着眼,似乎看上去特别生气的样子。

「那,哥哥就负责舔干净吧。呵呵,你要感谢我的恩赐哦。我那可爱的小脚,难道你不想要亲密接触一下吗?」她便不等我反应过来,直接将沾了大量精液的一只小脚塞进我的口中。

「用舌头好好地舔每一根脚趾,还有上面的,你射出来的精液,也要一点不剩地舔干净哦!你不是喜欢舔吗?今天就让你好好地舔个够!」而我用舌头去舔舐这双小脚,感受到的,不仅有裤袜那织物的触感,也有小脚细腻圆润的感觉,与以前光舔裤袜的脚尖部位比起来,那隐隐约约的奶香气更加浓郁了。而舌头、口水和漏风交杂在一起,在我舔的时候还发出轻微的「哧溜」声。

第一次尝试自己的精液的味道,感觉有些黏糊,并没有多么特别的地方。

「哼!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让我想想……」等到我舔得令她满意了,小铃音就将腿搁在我的两条肩膀上,小眼睛眨来眨去地,隐约看见嘴角上扬起了一丝得意的神色。

「对了,就罚你不准自慰吧。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任何私自的性行为都被禁止哦~哥哥!」说完,她还从旁边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带着锁的透明套子。趁我措手不及之时将我的整个下身框了进去,然后用锁一扣。只听得「啪嗒」一声,我的下身就留了一个前端的口子,只剩下撒尿这一功能了!待我反应过来,才知道,这竟是……传说中的——贞!操!带!「这样子,哥哥的小鸡鸡就成为了我的私有财产了!」小铃音笑得很灿烂,前所未有的。

完蛋了,看来小铃音真的觉醒了不得了的属性啊!我可以想象得到以后的苦(性)难(福)日子将是无比漫长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