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给妻子一次恋爱
给妻子一次恋爱
:7201前文:thread-9175108-1-1.html

老公打电话过来,说是晚上9点多到家,他还带来一个朋友,会在家里睡,让我准备一下晚餐和他朋友睡的地方。

我于是把家里的卫生打扫了一下,地板和家具都擦了一遍。等到八点多钟,我便开始下厨准备饭菜。饭菜刚端上桌,老公带着他的朋友到家了。

这回老公带的朋友挺让我奇怪。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穿着一身绿色的军装站在老公的身后。一般老公接触的都是文艺界的朋友,然而这回却是一个军人。

但我还是热情地跟他打了个招呼,进门后,老公介绍说,「这是我在省城结识的,小张,当时有人抢了我的包,包里装着刚刚拿到的2万元定金。亏得这个解放军同志,飞起一脚,把那劫匪踢趴下了,我才捡回了这2万元钱。我给他一点酬谢,他坚决不要,解放军同志就是风格高。他这是回家探亲,我邀他来我们这里玩两天。」

「欢迎欢迎。」我本来对老公的朋友挺热情的,这个解放军跟老公还有这么个关系,我当然更热情了。「要不要洗一下,再吃饭?」

「别洗了,肚子饿了,先吃饭吧。」老公把军人的行李接下来放好,把军人邀到饭桌前坐下。我开了一瓶家里存放的好酒,老公身体不好不能喝酒,我和老公就倒了一杯红酒,陪着他慢慢喝。

兴许是才见面,小张多看了我几眼。我夹了一个鸡腿放他碗里,他脸都红了,哈,挺腼腆的一个年轻人。

「来,多吃点。」我招呼着小张说。

「谢谢阿姨。」这年轻人礼貌地道着谢。我不免打量起这个比我儿子大不了多少的军人,短发粗黑,眉毛不是很粗,但是向上扬起,眼睛便显得精神了几分。

鼻头有点大,嘴阔,这倒不一定好看,但是显得比较性感。他那身军装很合身,腰板挺得笔直,使得他整个人都变得威武雄壮。我少女时期,对军人是相当崇拜的,只是我没有机会考入军校,那是我年轻的一个梦想。因此我对这个穿军装的年轻人,不知不觉有了几分的亲切感。

因为还感觉陌生,谈话多少还是受到拘束,无非就是谈谈他有没有找对象。

他说他还没有对象,家里给他寄过几个女孩子的照片,但他没有看上。

我于是便劝他,女孩子心好就可以了,别要求太高把自己给耽误了。老公一边附和说,是呀是呀,都二十一岁了,还是个处男,被人笑话呢。

说得小张脸红红的,这个顾成,说话也不顾忌人。

「小张,来了这里,就把这当家里,别太拘束。明天让你顾叔叔好好陪你走一走,看一看。」我转移了话题,以免客人感到难堪。

小张也没喝多少白酒,所以晚餐不到一小时就结束了。我让小张先去洗了澡。

没想他进去许久都不出来,我叫老公进去看看,老公出来说,他在洗衣服。我便进去对他说,衣服放着我来洗吧,不然你洗完澡又得出身汗。小张说,难能还麻烦阿姨呢。客人这么坚持,我也不好勉强,不过这个青年人生活习惯还不错,挺招人喜欢的。

老公陪着他聊天看电视,我洗完澡就进到卧室,跟玉珊qq聊天。这个玉珊最近不知怎么了,居然说想投资电视剧当制片人。她最近在疯补这方面的知识。我对她的疯狂,却始终插不上嘴,我不知道是应该支持她,还是该反对她。只觉得她是头脑发热,嫌家里的钱多了。

老公洗完澡也进屋上床。他坐在我的后面问我:「老婆,你觉得小张这个人怎么样?」

我说,挺好呀,挺招人喜欢的。老公说,不过他也太老实,二十一岁了还是个处男。

我说处男好啊,一个男人能把自己的第一次,给跟自己结婚的女人,这是那女人的福气。

老公说:「兰雪,你记不记得,以前你怪我跟你结婚的时候不是处男,我说你去找个处男,你却要我给你找。今天给你找来一个。」

「什么?」我停止了跟玉珊聊天,转过身来看着老公。敢情老公今天是给我送处男来了。

老公心虚地干笑了几声:「我跟他说过了,他非常愿意,你考虑一下呀。」

我真不敢相信,老公带小张来家,居然是这么个目的。「你是说,你带他来,是给我送处男来了?」

「不是送处男,是送机会。」老公还强辩道。

「你疯了,你还病得真不轻。你把我当什么了,你家里的东西吗?你想给谁用就给谁用?对不起,你还没有这个权力。小张要是因为这个原因来的,我这就叫他滚出去。」我对老公说道。

老公跳了起来拉住我,「小张是我鼓动来的,你这么对他不太好吧?他又没做错什么事。再说,他还帮我们挽回了两万元的损失。我们应该好好待他的。」

「好好待他,就要你老婆跟他上床,用身体去感谢他吗?」忽然我有些鄙视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他是我老公。

老公仍然试图能说服我:「你看你说的什么话?谁要你用身体去感谢他了?

我只是给你提供一个体验处男的机会,机会搁这了,你觉得你应该把握,你就抓住机会,如果你不想把握,也没谁强迫你。「

我冷冷笑道:「那你是觉得我应该把握呢,还是应该放弃?」

老公按着我的双肩,似乎是在鼓励我的样子,「你应该把握,这样的机会,你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我挑衅似的看着老公:「那好呀,你去叫他进来,我现在就跟他做爱,反正我也好久没做了。」

老公不敢相信地看着我,我大声叫道:「去呀,你去叫他进来呀!」

老公居然信了,转身而去。我慌忙拉住他,又气又恨地给了他一耳刮子:「你还真的去呀,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何苦为你守身如玉,我早就该把自己给了康勇了。」说着,委屈地坐到床上哭了起来。

老公把我拥在怀里,说:「别生气了,既然你不愿意,那我明天跟他说,来之前我已经跟他交代了的。」

我抹了一把眼泪:「你跟他交代什么?」

老公说:「我跟他说,要是我老婆愿意,那就没的说的,如果我老婆不愿意,那你就当去我那玩了两天,不管能不能成,他都必须在周日晚上离开,因为周一我们都要上班。他回家的火车票,我都给他买好了。」

「老公,你跟我说,你现在是不是有些变态,怎么老想要我跟别的男人发生点什么。」我靠在老公的怀里问道。

老公想了一会,说:「我该怎么跟你说呢,女人一生享受性爱的时间,也就30年,但是我现在不行了,这我得耽误你十年。我真是不忍心啊。我想过跟你离婚,让你在未来的十年里有性福的生活,可是有一根亲情的线在拉扯着我们,想离也离不了。所以呀,我想向你弥补一点什么。你应该会明白我的用心。」

「老公,你说实话,我要是真跟别的男人发生了一点什么,你会怎么看我?」

「就像你现在看我这样。我也有过别的女人。」老公双手环住我,把他的头搭在我的肩上,沉沉的。

「哼,你还好意思说你跟那些臭女人的事,看来我真该搞顶绿帽子给你戴戴,你就知道你在外面搞女人,老婆在家里有多难过。」我咬牙切齿地回敬道。

晚上睡在床上,我却好久没有睡着,看来老公是真的想要我跟别的男人发生点什么,他不会在乎我的身体是否还忠诚于他。可我是否值得去在乎呢?即使不值得去在乎,我想那也不会是跟这个比儿子大不了多少的处男,而应该是,我想,可能是康勇比较合适。

早上起来拉开窗帘,看见老公和小张在小区的草坪上做运动,这真稀奇,老公一向很少运动的。两人一边扭着腰,一边交谈着,估计老公会把我的拒绝告知与他。我起床洗漱完后,他们也回来了,小张穿一件背心,虽然看上去并不胖,但是身上有不少鼓起的肌肉,很健美。他叫了一声阿姨早,就去了浴室。

早餐我们去了一家早餐店。吃饭的时候,老公接到一个电话,说是要下乡采访。老公试图请个假,说家里有客人,但是领导没有批准,老公无奈地对小张说:「没办法,吃新闻这碗饭,忙起来就没有周末。」

老公要走,我非常不适,把个他带来的男人交给我,并且他还是为了向我奉献处男而来,这让我们俩人如何相处?我急急地嘟哝道:「你们台长也真是,周六都不让人休息。」

老公抱歉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新闻的发生,是不分周末的。我今晚回不来了,明天下午才能回,你招待好小张,他姐姐结婚,你代表我们家买点礼物,给小张带回去。」又跟小张说:「我明天会赶回来送你去车站,今天让你兰阿姨带你到处走走看看。」

我们回到家后,老公拿着包就出去了,留下我和小张。不知老公跟小张说了没有,我便躲到卧室去,给老公打了个电话。老公真是气人啊,他居然还没有跟小张说,还让我再考虑一下,最好能让小张没有遗憾地离开。我气得张嘴就说:「好,我马上就和小张做,今天哪都不去了,在家做一天。」

气话是气话,可现在的情况很尴尬。小张会以为我情愿,说不定眼巴巴地等着为我献身呢。而我根本没有那个意思,不行,我得先给小张把话说明了。

我走到客厅,对小张说:「小张,坐会,阿姨有话跟你说。」

小张十分紧张地坐在另一条沙发上。我说:「你顾叔叔把为什么带你来的原因,都跟我说了。但是我要对你说很抱歉,他让你白来了一趟。他是对我有点亏心,跟我结婚的时候,不仅不是处男,而且在外面还有女人。我都原谅了他,因为我很爱他。」

小张趁我停顿的时候,插嘴道:「阿姨,顾叔叔跟我说的时候,我也觉得很荒唐,一方面我长这么大,还没有接触过女的,另一方面也没想到阿姨还这么漂亮,所以我就……这也不怪顾叔叔,他也说过,你不一定会愿意,阿姨,你也不要有什么抱歉的地方,你是个好人,我能见到这么漂亮的阿姨,叫一声阿姨,我也就满足了。阿姨,对不起,我打扰你了。」说着,他要去收拾他的东西。

「小张啊,阿姨没有要赶你走,我们把话说明了,就比较好相处了,你把我当阿姨看这就对了。你就在我们这好好玩两天。明天你顾叔叔还要赶回来送你呢。」

「这——」小张有点为难,「这合适吗?」

我站起来,结束这场对话:「没什么不合适的,阿姨先带你去几个地方看看,好好玩一玩。」

我带他去公园玩了一上午,跟他一起坐了过山车,还幼稚地坐了小木马。中午在景区吃了,下午就没再玩,我跟小张去街上逛了逛,买了1000多元的礼物,送给小张和他将要出嫁的姐姐,也买了一些实用但不贵的礼品送给他的父母。

回到家来,身上都有很重的汗味了。我让小张在家里看电视,自己先去洗了个澡,然后就下厨摘菜、洗菜,做饭。饭菜做好,端上桌之后,我又在厨房清扫了一下,在我去卫生间拿拖把的时候,我看见小张赤身裸体地站在喷头下,喷头里并没有出水。他仰着头眯着眼在幻想着什么,而手里却拿着我的内裤,紧紧地包在他的阴茎上。他的阴茎非常强硬,似乎在用力想把我的内裤顶穿!

我条件反射似的「哎呀」了一声,把小张吓了一跳,他急忙把我的内裤扔在洗衣机上,给我一瞬间的印象是,他身上很有肌肉,阴毛很多,阴茎比康勇还长还壮。

我连忙把门掩上,心砰砰直跳,心想这下相处又得尴尬了。

果然等了一会儿小张洗澡出来,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站在餐桌前对我说:「阿姨,我……」

我得打消这种尴尬,不然我也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我安慰他说:「是阿姨不对,我忘了家里还有别的男人了。」

「阿姨,我不该……」小张想说的不是我说的那桩事,他是想说用我内裤意淫的这件事。

「小张,你也别自责,你是一个年轻人,对女人的贴身衣物有好奇感,这没什么奇怪的。阿姨不怪你,本来你这回来,阿姨让你失望了,也有些内疚,要是这样能让你舒服,能弥补一点你的失望,你就这样,阿姨不会怪你。」

「是。」小张小声应道,但看得出,他轻松了许多,他拿起筷子的时候,还说了一声:「阿姨,谢谢你。」

我差点喷出饭来。谢什么呀,谢我允许你拿我的小内裤意淫?我强忍住没笑,给他夹了一块菜,说:「别放心里去,来,吃菜,希望阿姨做的菜,不是那么太难吃。」

吃完饭,我收拾妥,去洗衣服。小张的内衣内裤他自己洗了,外衣裤还放在洗衣机上。我仔细地看了看军服是怎么一回事,军服做得还挺精致,领章和肩章对我来说还很有神秘的感觉,这回总算看清楚了。我把衣服放入洗衣机,正要启动洗衣机,忽然想起什么,我把我的乳罩和内裤拿了出来,把衣服洗好晾出后,我拿着我的内衣裤放到小张的身边:「如果你喜欢就拿去用,用完记得洗干净。」

我此言的意思是允许他在我的衣物上面射精。

小张惊愕地看着我,我笑了一下进卧室去了,我想这样他就会安心了。

睡之前,我也想象过,他会用我的内衣裤做什么,又有点责备自己此举是不是过于无聊了?我在电脑上跟玉珊聊了聊天,玉珊似乎并不专心,我心里骂她是不是在搞网恋,嫌我打扰了她呢。

我跟其他男同学没有什么可聊的,唯一聊得多的是康勇。但是我已经把他拉黑了。

忽然有些无聊,就看了一个韩剧,没看十分钟,瞌睡就上来了,我睡了。

下半夜的时候,我起来小解,看见客厅里灯还亮着,电视也放着,但是睡在沙发上的小张已经睡着了,还打着轻微的呼噜。我知道他睡熟了,便想看一看他怎么了我的小内裤,我走进了一点,看见他居然把我的小内裤穿在自己身上,我的乳罩有一边罩在他的嘴上,估计是在闻着的时候睡着了。我确信他已睡熟且一时半会不会醒之后,我才敢走近去看。他穿着一件小白背心,左胸前印着解放军某某部队,部队下还印着一个9的数字。他的腰身比我粗大,把我的内裤都撑开了,成了半透明的。因此我能隐隐看到他的阴毛,还有那软着的像一根热狗的阴茎的形状,下面也是鼓鼓地,我猜想他的阴囊也很大,其实这样朦胧地看着,对女人也会产生刺激,我忽然对它有些怜爱,心里对那根鸡巴说:「对不起,让你白来了。」我甚至突然有一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要是小张突然醒来,我干脆就给了他算了。这念头让我很可怕,我不敢多待,悄悄地溜回去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拉开窗帘,享受早晨的第一缕晨光。我看见小张又在小区的单杠上搞锻炼,他穿着那件白色的背心和一条绿色的军裤,我忽然想看看我哪件内裤怎么了,走到客厅,没有看见,在阳台上,看见我的内裤和乳罩,都挂晒了出来。

我忽然有些喜欢这个阳光健康,富有活力的小伙子了。

上午又陪小张去了另外一个景点,中午得回家做饭,我儿子周日这天会回家半天,中午在家里吃饭。做好饭菜,老公居然和儿子前后相差不到2分钟,都回来了,我以为是一块回来的,这么凑巧,儿子说没看见爸爸。

我张罗大家吃饭,老公给儿子介绍了小张。儿子居然很高兴,叫着小张哥哥,当解放军真是酷毙了。又拿过小张的军帽戴在头上,老公一看也乐了,拿出手机给儿子照相,又让小张把军服脱了,给儿子穿上照相,儿子穿了就不想脱下来,于是我们让他穿着军装吃了一顿饭。

下午儿子就缠着小张玩,要小张给他讲部队里的故事,小张也挺有耐心,陪儿子玩了一个下午。我上午玩累了,就午睡了一会,老公进来问我:「拿下了没有?」

我没好气地说:「拿下了。」

老公嗯了一声,说:「以后可别怨我没把处男给你了。」

「谁怨你了,你是脑子有毛病,才想出这么荒唐的事。」

老公没理会我说什么,问我:「是不是还没进去就射了?处男第一次,都会是这样的。」

我故意气老公说:「是还没进去——不过也没有射。」

老公不解了,翻着眼问我:「这怎么回事?」

「不告诉你。」我吊着老公的胃口。

老公的胃口果然吊起来了,他爬上床,坐到我的身边,把我搂在怀里说道:「说说看,怎么回事?」

「不就是没怎么回事呗。」我把他走后,我跟小张说的话,都给老公说了,又把我陪着小张游玩的事也一一跟老公诉了辛苦。我说:「现在我把小张交给你了,我陪着他,身心都累,实在不想陪他了。」

老公说:「你真的不可惜吗?要是改变主意,还有最后的一点时间,我都让给你。」

小张是11点的火车,儿子吃完晚饭又要去学校,也就是说,儿子走后到他上车之前的这点时间,老公还可以留给我。

我对老公说:「你现在就把他送走吧,我想这个家变得安宁一些。」

老公见我如此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出去了。

我总算自己安静了一个下午,睡了一觉,看了两小时的淘宝,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然后给这些男人们准备了晚饭,老公和小张喝酒,儿子吃完饭就去学校。

儿子提着书包要出门时,小张把我儿子叫住。他从军服的领子上取下两枚领徽,交给儿子说:「拿着,做个纪念。」

儿子很高兴,说道:「谢谢哥哥。」

小张说:「记得跟我的约定吗?」

儿子说:「记得,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当一个军官,指挥千军万马!」

小张赞许地点点头:「好,走吧。」他拍了拍儿子的屁股,儿子给小张行了一个军礼,才下楼去。

这一刻我有些感动,看到他跟我儿子这么玩的来,我差一点想认他做干儿子了。他这么激励我的儿子去努力考大学,我还挺感激他。

晚上洗完澡,我还特意把内裤翻转过来,放到洗衣机上。然后我催促小张去洗澡,说我好把他的衣服洗了,好带上车。我知道他还会拿我的内裤,去寻找一丝丝的安慰,我只能对他做这么多。

然而小张并没有洗多久的澡,可能是因为老公在家里,他有点怕。我出来后,老公就陪着他聊天。我不由打开一点房门,偷听了一会。

老公说他很抱歉,让他白跑了一趟。小张说,阿姨对他很好,陪他玩了很多地方,这一趟认识了这么好的阿姨,还有可爱的弟弟,他感到不虚此行,很开心。

听他这么说,我倒有些内疚了,小张是个多么单纯的孩子,我和老公,却好像耍了他一回似的。

小张终于要启程了,老公帮着拿着我们送给他们的礼物,我热情地招呼他以后再来,小张一个劲地说着谢谢。

小张走了的这天晚上,我居然梦见我跟小张做爱了,梦里我有点知道是做梦,因此大着胆子,跟他做了一场春梦,但时间很短,被梦里发生的事情打断了。

我起来上了厕所,仍然还在回味跟小张梦里做爱的滋味,忍不住手淫起来。

我已经好久没做爱了,我想在没人的地方,自己放纵一回。我想象着小张压在我的身上,阴茎在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我的手指有力而迅速地出入着我的阴道,我的心里叫着:「小张,我要你的鸡巴,日我,日我……」弄了一会,终于喷了。

我喘息着,仍然感到很不尽兴。

老公又在忙他的剧本,听说能卖到100万,我也挺高兴。老公还是家里的顶梁柱,孩子今后的学习、结婚,都靠老公了。

过了半个来月,老公的剧本改完了,拿到省城去签约。

老公走的第二天,我正在家里一个人吃中饭,有人敲门。谁呀,门铃都不会按?我嘟哝着去开门,看见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人,拎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天哪,居然是小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