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和老闆在一起的日子裡
和老闆在一起的日子裡

和老闆在一起的日子里

之:老闆情人——董甜

***********************************

(序)

我今年25岁,刚从大学毕业就到了这家公司,目前在公司已经呆了两年。

公司从事石化、冶金行业,拿合同、签专案不像以前了,现在同行业竞争压力大,所以现在都是在下班后大家在酒桌上面谈回扣敲定项目合同,酒到浓时情深似海,一般在大家都能承受的底线时,胸脯一拍,合同基本上就敲定下来了。

故事就发生在这个环境下。

2014年春节,我在内蒙古渡过,第一次去女友家上门,和岳父就后期规划问题谈了几天,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有很多需要用钱的地方,便感觉有石头压在心头,喘不过气来。

从内蒙古回来,开始展开新的一年工作。

那天老闆给我打来了个电话:「小李,晚上我约了个客户出来去和田酒店吃饭,到时候你陪我一起过去,他们有一个项目能用到我们很多的产品,我们努力一把,争取拿个开门红.你准备一下,待会我让你董姐开车送我们过去。」

董姐在另外一家公司上班,依託那家公司的资源与人脉,和几个朋友自己开了一家公司。董姐和老闆关系挺好,经常会带客户到我们公司,帮我们公司创造了很多合同。我经常陪老闆出去宴请,很多次老闆都把董姐带着,关系挺暧昧。

晚上6点,董姐开车来我们公司楼下接我们去酒店。

「董姐,新年快乐!」

「小弟弟,新年快乐!」

「姐,过年在家都干嘛了?」我坐在后座,将脑袋搁在驾驶座的靠背上,闻着董姐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

「呵呵,新年哪有你过得舒服,带着女友上门,幸福吧!我啊,老了!只能呆在家里玩玩电脑、看看电影咯!」董姐特别爱运动,身材保持得很好,一头齐耳短发,笑起来右嘴角会有一个小酒窝,特别迷人。

「姐,你又开玩笑了!你随便去哪个大学转转,你看与你有啥区别!都一样年轻漂亮有活力。」

「呵呵,你在那边是喝了多少蜂蜜过来的?」董姐抿着小嘴,擦了唇膏的嘴唇让我有一股凑上去咬一口的冲动。

「叮!叮!叮!」这时,董姐的手机响了,她接起:「……行,没问题!我在和田酒店开一桌,你待会把他们带过来。」董姐回头看着我:「我待会不能陪你们一起了,有个客户过来了,我要主持一下。你们老闆那边,你待会就多帮着点,不要让他喝多了。」

「啊,那好吧,我待会跟老闆说一下。」

董姐不能陪着,我感觉有点小失望。

(第一章)饭店作陪

「哎,王总,您好您好!这个是我们公司的小李,这块项目都是他在负责,后期还要您多多关照一下!」

王总是我们今天要招待的客户,董姐因为是临时订的桌,酒店已经没有包间了,只能在楼下大厅摆了个大桌。

跟董姐分开后,我就到包间找到了老闆。

「小伙子不错,年纪轻轻就成了你们老闆的左膀右臂,以后好好跟着你们老闆干,肯定有发展前途!」

「王总过奖了,都是老闆的栽培。」

简单的跟王总客套了几句,老闆就找到了我,「你董姐在下面待会要招待一桌客人,她一个女孩子,你待会多下去一下,帮她撑下场面。」老闆拍着我的肩膀说.

「嗯,好的,没问题!您待会也少喝点.」我点了点头.

酒过三巡,老闆跟王总都喝得兴起,直接开始侃上了。公事刚刚大家简单的交流了下,基本上没问题了,现在就聊点大江南北的事情,增加双方感情。

我看着正事已经告一段落了,就插了一句:「王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楼下还有我们公司的一个同事在招待客户,一个女孩子,我过去看下。招待不周,非常抱歉,我自罚一杯!」说着,我站起将一杯白酒直接喝乾。

「啊!慢点慢点喝!那你赶紧过去看看吧,我在这边跟你们老闆慢慢喝,你放心吧!」

我出了包房来到楼下,绕过一片移植过来的热带植物,在一个角落找到了董姐她们一桌。她们选的位置挺好,周边都是高耸的植物,旁边还有一条人工河,环境非常优雅。此时她们这桌也已经喝到兴起了,说到趣事时,一阵笑声传出。

「嗨!董姐,你们玩得很开心啊,老远就能听到你们这桌的笑声了。」我拿着一个装满白酒的酒杯,靠近了董姐。

「你过来啦!我帮大家介绍下,这个是刘总的得力助手小李,你们上次那个合同,就是他帮着牵关系替你们搞定的!小李,这个是琳姐,这个是王姐,这个是叶姐,都是他们公司的资深实力派,你后期要跟他们多学习学习。」董姐站起身拍着我的肩膀,高耸的胸部划过我端酒的胳膊,如一道电流般,突然我心脏微微一颤。

「见过琳姐、见过王姐、见过叶姐,后期还希望多多指点一下弟弟,这杯我敬你们。」我仰头一口喝完,顿时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咙一直延伸到胃里.短时间抽了两杯白酒,让我满脸发烫,鼻腔如喷火一般。

「呀!慢点喝慢点喝!赶紧吃点蔬菜,我帮你弄碗汤。」董姐连忙拉着我坐下,另一只手不停轻拍着我的背。

因为空调比较给力,加上喝了白酒,几位美女都把外套脱了,紧身的针织衫将董姐高耸的胸部勾勒出完美浑圆的线条.在董姐轻拍我背部的时候,胸部一直在我胳膊上摩擦,手臂传过来的感觉,让我鼻腔冒出更大的火焰,熊熊大火,恨不得将董姐所有衣服都烧掉,狠狠地搂到怀里揉捏一番。

「来,吃点青菜压一下。」董姐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到我碗里,沖我翻了个白眼:「以后喝酒慢点喝,现在年纪轻轻就用身体拼,以后呢?」看着董姐妩媚的白眼,我呵呵傻傻一笑。

「你怎么过来了?那边散场了?」董姐问道。

「那边事情谈得差不多了,老闆在跟他们聊天。你一个女孩子在这边,我放心不下,所以过来看下。」我看着董姐因为喝酒而粉嫩嫩的脸颊,不禁有点看迷了眼。

「不错,平常没有白疼你,呵呵。来,多吃点菜!」

不知不觉五人将两瓶白酒喝完了,琳姐觉得不过瘾,每人又加了一坛黄酒。

你来我往中酒罈也慢慢见底,此时黄酒的劲头也上来了,我也有点迷迷糊糊的,我看大家吃得都差不多了,就跑出去结帐。

待我回来时,董姐已经趴在桌子上,我连忙跑过去,拍着董姐的背问:「董姐,还好吧?」

「睏,想睡觉……」董姐迷迷糊糊的嘟嚷了句。

「呵呵,弟弟,刚刚董姐叫她司机过来了。让她不要喝了,非要喝,还抢走我的酒喝!」琳姐端了一杯白开水走过来。

「董姐,来,喝点开水,舒服一点.」我把董姐拉起来,将她脸庞上的发丝拨到耳朵后面,露出洁白、小巧的耳朵。

「唔……我难受,想吐!」突然,董姐皱起了眉头.我赶紧将垃圾桶拿了过来,董姐顿时便吐得稀哩哗啦。在漱了下口、喝了点白开水后,董姐又迷迷糊糊的趴在了桌子上。

「帮她把衣服披上吧,不然小心受凉。」叶姐拿过董姐的衣服,披在了董姐背上。我拉着衣服的边缘往里面塞了塞,一不小心,我的手背划过董姐的胸部,软软的触感让我心弦一荡。本来就喝了不少酒,加上刚刚的触碰,我的心脏像打了鸡血一样,「砰砰砰……」彷彿要跳出来一般。

我连忙抬头看了下琳姐她们,她们站在董姐的右手边,衣服的另外一边垂下来,挡住了董姐胸前这块位置,如果不坐下来,她们应该看不到我的手。周边全是密林般的植物,其他人和服务员根本就看不到我们这桌。

也就是说,也就是说,也就是说……我如果现在把手放在董姐的胸部上,由於视线错觉,她们根本就看不到我的手是放在胸部上还是衣服边缘上。

我咽了口口水,颤抖着手拍了拍董姐的背部:「董……董姐,你……你还好吧?还难受不?」内心的激动,让我说话都有点断断续续了。

拍了几下,董姐一直没有反应,我定下心来,再次看了看周边,然后装作整理董姐衣服,手背再次划过了董姐的胸部。「啊……好爽!」此时的我,感觉全身血液在沸腾一般,心中的火热能将整个世界都溶化掉。

看着董姐依然没有反应,我大着胆子将手慢慢地靠近她的胸部,将手背慢慢地贴在董姐的完美弧线边,然后轻轻的将手往前蹭了蹭,带着董姐体温的衣服温暖着我的小手,燃烧着我的心房。我将右手伸到董姐背部慢慢地轻拍,左手小指慢慢弯起,用指关节慢慢顶了顶,软软的。

看看周围,发现大家都没注意到我,於是我将左手的小指放平,用小指的指姆轻轻放到了董姐的胸部上,跟手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感觉更加真实、更加细腻了,衣服的毛绒,胸部的弧线……我感觉自己要疯掉了。

慢慢地,我将左手往里面移了一小段距离……碰到了!我碰到了!此时,我的手已经完全覆盖在了董姐的胸部上,因为董姐趴着的姿势,让整个胸部变得更加硕大。我把手掌轻轻的覆盖在董姐的胸部上,那种沉甸甸的感觉使得我脑海一片空白,这个世界瞬间安静了下来,没有了任何声音,听不到琳姐她们的谈话、听不到身后流水的流淌声,我的整个世界只有那沉甸甸果实的触感。

「咕咚……」我咽了口口水,慢慢地将我的手掌握紧,大!好大!比我平常看到的感觉还要大!我的整个手掌根本不能握住整个胸部,只能堪堪盖住峰顶的一部份。

此时的我已经失去了理智,不再考虑被发现的后果,我左手向里一握,董姐的高峰被我狠狠地抓住,胸部因为我的用力,已经变型了,从我的指间中鼓向外面。心中的火焰不仅仅在从我的鼻腔喷发,而是从眼睛、鼻子、嘴巴等等所有能发射的地方喷射出来。

「嗯~~」由於我的用力,董姐受到刺激,从鼻腔发出了一声娇哼,这声音如同在我已经燃烧的身上倒了整整一桶燃油,我的心儿一荡。「呼……呼……」

我喘着粗气,红着眼睛,左手继续在董姐的胸部上揉捏、放松、揉捏,恨不得将董姐的胸部捏爆。

「啊~~嗯……啊~~嗯……啊~~嗯……」随着我的动作变得粗鲁,董姐应该感觉有点难受,秀眉紧锁,鼻头开开合合,发出一阵阵诱人销魂的呻吟。我的鸡巴也慢慢变硬,将裤子顶起了一个帐篷。

「董姐怎么了?」突然琳姐问了我一句,我像被泼了一盆凉水,从亢奋中清醒过来,「可能还是有点难受吧,喝多了都这样。」我打了个马虎眼。

「董甜没事吧!怎么,喝多了?」这时,董姐的司机过来了,「小李,你过来搀一把,把董姐扶到车上去。」司机过来,搀着董姐的右手臂。看着没有机会了,我只好站起身,搀着董姐的左边,拿着董姐的包包,跟着向外走去……

这时,董姐突然将手臂从我手里抽了出去,我心里一惊:『难道董姐是清醒的,被发现了吗?』还没想完,董姐将抽出的手臂抬起,搭到了我的肩膀上,左胸部完全贴在我的胸部上……我松了一口气,陪着司机将董姐扶到了饭店外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