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与网友淫妻实录
与网友淫妻实录

与网友淫妻实录

字数:0.2万

为了寻求刺激,我与妻子也曾玩过三次3p.前两次找的都是指油压师父,一次在台中,另一次在高雄。台中的那位师父较年轻,长相较斯文,但也许是长期操劳,临阵时要花些力气才能上场;而高雄的那位师父年纪较大,妻子只愿让他抚摸与口交,但不愿让他插入。这两位师父虽然手法较佳,但就跟男人出去玩一样,职业的总是少了一份自然。

经过这两次经验,我们决定上网找个非职业的男人与我们同欢。由于妻子对男人的品质要求较高,同时为了不要出现临场时因沟通不良产生尴尬,于是我们要求有兴緻的网友,先寄照片让妻子看,之后再经过数次邮件沟通,说明双方喜好后,再决定是否见面。

那一次,我们找到一位台北的网友,年纪较妻子小两岁,外貌也算斯文。因为前两次的经验,妻子觉得一开始有我在场,会让她比较放不开,所以事前我们就与那位网友套好招,言明见面之后,先让他们独处半个小时。

见面的日子终于来临,我与妻子都怀着紧张兴奋的心情与之碰面。毕竟虽然经过多次邮件往来,但总还是个陌生人。所幸碰面之后,对方与网路上的印象所去不多,因此很顺利地就开始进行我们夫妻的另一次冒险。

进了饭店,那位网友先去洗澡,再换我们夫妻。当天妻子上了薄妆,显得艳丽异常,我想那位男网友大概也会庆幸自己的好运。我与妻子在他洗完澡之后一同入浴,看着妻子雪白的裸体、丰挺的乳房与微微隆起的阴部,想着稍晚便会有另一个男人享用她的肉体,带给她不同的欢娱,自己也不由得兴奋起来。

如先前所约定,我要先给他们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因此妻子就先出浴与他独处。当时我泡在浴缸中,而一墙之隔的妻子,则与一位陌生男子裸呈相对,并即将发生双方默许的姦情。

我注意地倾听着隔墙的声音,用我的想像加入狂欢的序曲。只听到妻子与那男子轻声调笑,然后渐渐地发出淫荡的声音,我可以想像那男子是如何解下妻子的浴巾,放肆地饱览妻子熟透的女体,又如何地将她的双乳握在手中狎玩,甚至将他的手指抚上妻子的阴户,并间或地插入一两根手指头,以便带出妻子蜜壶中的淫水助兴。

渐渐地,妻子的呻吟声浪毫无阻碍地越过了砖墙,我忍不住将浴室门拉开一条小缝,偷窥妻子与他人的春戏。我没法子看到他们的脸部,只看到那男人的双腿与妻子下身互相交缠,男子的黑色内裤尚未褪去,但裤裆中怒耸的阳具形状清晰可见。

也许他正在舔舐妻子的耳垂或吸吮乳尖吧,只见妻子的双腿用力伸直,似乎很享受这公然外遇的刺激。男子的左手贴着妻子右侧大腿,逐渐往内侧探去,于是妻子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我知道他开始进攻妻子的下体了。隔着门缝,我看到妻子的手脱下男子的内裤,男子则让妻子握着他的阳具。

我缩回浴室不再偷窥,并藉由听闻妻子的吟哦声,想像平时她床上的反应,如今是怎样的取悦另一个男人。听着听着,突然没了声响,我一面纳闷,一面也觉得无聊了起来,想抽根烟,却发现没带进浴室,没办法,我只好走出房门,到化妆台上取香烟。

映入我眼帘的景象是这样的:妻子双腿大开,呈69式伏在那男子身上,享受男子的口舌服务;男子则腾出玩弄妻子阴部的一只手,紧紧攫着妻子的乳房,不断揉捏挑逗。至于我的妻子,一边害羞地看着我突然出现,一边也没停下正在她口中进出的男子阳具。

这让我惊奇万分,依我对妻子的瞭解,她可以接受与其他男子性交,但若无好感的男子,则万万不愿口交,因此我可以确定妻子当时必定是处于忘我的狂野状态。我没有醋意,只觉得放心,因为此刻总算可以确定这会是一次美好的性冒险。

我回到浴室,将门轻轻掩上,并燃起一根烟,继续享受意淫与偷窥的乐趣。

在他们口交一阵子之后,妻子躺回正常位,由妻子双腿的角度看来,妻子是俯卧在床;那男子记得我们在信中所说,妻子喜欢男人由背后插入。

男子直着上身,安静的在戴着保险套。过了一会儿,他趴到妻子身上,之后妻子便发出淫荡已极的满足声,我知道,妻子的阴户这时已被那陌生男子的阳具插入了!

在浴室里静静地抽烟,听着隔壁妻子与另一个男子交欢的声响,男子似乎很努力地干着我的妻子,发出肉体与肉体互相碰撞的「啪啪」声。妻子娇喘连连,享受着浪荡的姦淫,模煳的呓语,依稀可辨识出她喊的是:「插得好深!」

过了大约五分锺,我走出浴室,开始大剌剌地在床边欣赏妻子与陌生男子的活春宫,并准备加入战局。从最淫秽的角度,可以看到男子的阳具正快速地抽插着妻子湿润的阴户,而阴道口的嫩肉,也随着男子勐力的姦淫一掀一合,空气里瀰漫着男女交媾时所发出的淫荡气息,夹杂着男子的汗味与妻子淫水混合而成的特殊气味。

我走向他们,将阳具伸入妻子微启的双唇,让妻子的体内同时插入了两根阳具。我们两人一起享受妻子丰腴多汁的肉体,偶尔交换位置,轮姦我美丽又淫荡的妻子。妻子同时承受着两个男人的姦淫,身体佈上一层细细的汗珠,眼神痴醉迷离。

那男子在射精的剎那,脱掉保险套,将他的精液喷撒在妻子的身上及脸上,妻子则用双手将之均匀地涂佈在乳房上;至于脸上的体液,则顺着妻子脸庞的轮廓滑落到她唇边。我也加速冲刺,不久之后,将精液深深地射入妻子的阴道内,结束这场刺激的性爱盛宴。

会不会再次相偕寻欢?从我们夫妻过往的经验与平时的性幻想来看,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users.51.la/19220395.js">